宋琪和魏母異口同聲道。

一方露出天塌下來的神情,一方則是滿臉不可置信。

「後頭有你爸的關係,當初又是你自己考進去的,這怎麼能說下崗就下崗?這些個傍家兒養的,莫不是看你爸退役了,我老魏家就好欺負了?」

魏母一巴掌拍在藤編茶几上,魏臨先前放在上面的那碗銀耳湯直接被都震翻,撒的都是,偏魏母絲毫沒有收斂的意思,反而擼起袖子,大有現在衝出去跟人大幹一場的架勢。

(傍家兒:京市老一輩方言,意指情婦、二奶。)

魏母平時也不是多溫和的人,指示家裡幾個總是命令的口吻,那也是這麼些年來,魏學良縱出來的嬌氣蠻橫勁兒,這回卻直接擺出悍婦的架勢,是真的氣得不輕。

魏臨和宋琪的想法差不多,他都已經成人,娶了媳婦有了孩子,馬上都要生二胎了,那還能跟小時候一樣,事事指的爹媽?

「媽,咱們是軍屬家庭,軍屬家庭!最基礎的素質和涵養得有吧?你瞧瞧你說的都是什麼話?什麼傍家兒養的?」魏臨心理有負擔,一聽魏母口不擇言,語氣沒控制好頂了一句,「年紀大了,反倒越是拎不清!」

「我拎不清?我這還不是怕你們被人欺負……」魏母紅了眼眶,字字哽咽。

再說下去,勢必要引發家庭世紀大戰。

「都別吵了。」

魏嵐收回壓在百葉窗上的手,回看屋裡哭哭啼啼、愁眉苦臉的幾人,「媽,哥是停產待業,跟下崗性質就不一樣。」

「宋琪也是,別哭了,你肚子里揣了一個還不知道什麼情況,今天正好哥也在家,讓他陪你去做一套檢查。」

魏臨一想也是,搓了一把臉強打起精神,「媽,戶籍本在哪?醫院挂號要用。」

魏母氣歸氣,正事上面從來不耽擱,回房間火速找到戶籍本拿給魏臨。

外面太陽正大,魏嵐把掛在門口自己的遮陽帽給宋琪帶上,送兩人出門時,魏嵐看向魏臨,「哥,你不要太有心裡壓力,這件事不可能只是發生在我們家,既然如初,別人能把日子過下去,為什麼我們不能?」

無論軟體條件還,是硬體條件上,他們的狀況都比別人要強太多太多。

魏嵐說的不錯,別的工廠如何魏臨不知道,但他所在的紡織廠停業待產,收到影響的不是他一個,而是所有紡織廠員工。

魏臨頓了頓,輕輕點頭,笑容雖然依舊勉強,緊皺的沒有卻稍稍鬆懈,「媽那邊你幫著勸勸,梔梔擱在家裡,你也看著點。」

「嗯。」魏嵐頷首,轉瞬看向眼睛紅腫有些魂不守舍的宋琪。

。 南初月看着君北齊的眼神,將內心的不滿表達的是淋漓盡致。他看着她,忍不住低笑出聲,在她面上親了一記:「今天路上馬車多,四周看的百姓也不少。馬匹受驚擾了車駕,沖入人群是要出大事的。」

愛民如子,大概說的就是他。

對於他這樣的心裏,南初月內心是很感動的。

可是一想到這件事和齊溪牽扯上關係,而齊溪看君北齊的眼神又絲毫不遮掩,南初月的內心難免產生不快。

她不滿的哼了一聲:「是要出大事,如果公主殿下受了傷,我們的王爺指不定多難過呢。」

「她受了傷,我倒是不難過,但是定然會引起兩國的爭端。」

一句話讓南初月還想多表達幾句的不滿,就那麼咽了回去。

其實她何嘗不明白,寧永這次出使本來就是別有心思。

不論是齊溪還是齊煜,如果在東城的地界上受了傷,那麼引發的麻煩可想而知。

當時那種情況下,君北齊挺身救人是必要的。

南初月撇撇嘴,小小的瞪了他一眼之後,還是出聲說道:「那你也得注意點,她的眼睛都恨不得黏在你身上了!」

她說着舉起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兩根手指完全做眼睛,直接壓在了君北齊的肩頭,以此來表達她的不滿。

君北齊低笑了一聲:「那你有沒有看到,我沒有看她?」

「沒有,我只看到你英勇無比的救下她,讓她那顆少女心砰砰亂跳。這一次啊,怕是她想聯姻的對象是你咯。」

初始只是一句玩笑話而已,但是真的說出口之後,她卻立即意識到,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玩笑而已。

方才齊溪看君北齊的眼神,絕對是有情愫在涌動的。

作為一國公主,嫁給寧王這樣的身份,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

只是君莫離對君北齊本身就是心有芥蒂,想通過迎娶齊溪的方式另闢蹊徑,建立一番工業。

結果現在齊溪對君北齊有了心思,君莫離會怎麼想?

想到這層層糾結的關係,南初月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眼神里也透出了幾分不安:「君北齊,我們回府吧。」

對於她突然這麼說,他的眼眉挑了起來,顯然是沒有明白她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眼神里充斥着不安:「如果齊溪真的提出要嫁給你……」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整,但是君北齊也瞬間反應了過來。

寧永此次出使東城,為的就是兩國聯姻的問題。

現在齊溪看上君北齊,也算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可是一國公主,自然是不能給人做妾的,而君北齊也不可能迎娶除了南初月之外的其他人。

矛盾衝突,各種問題就會引發出來。

最要緊的是,君莫離在這件事裏會怎麼想?

本來就緊張的君臣關係,怕是會因為這件事變得更加的糟糕。

君北齊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沉默半晌之後,他開口說道:「要發生的事情總要發生,我們就算避開也沒用。」

這樣的道理,南初月何嘗不知道?

如果齊溪真的對君北齊起了心思,就算他們今天不參加這場宮宴,也改變不了什麼,說不定還會讓君莫離有了別的想法。

想到這一點,她沉沉的嘆了一口氣,覺得這件事分外的無奈。

他揉了揉她的腦袋:「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是如此溫柔的安撫她,可是真的不會有事嗎?

這一次,她的內心真的很是不安。

但是對上他的眼睛,她還是重重的點了頭。

馬車在宮門口就停了下來,先是君北齊從馬車上下來,然後他轉身扶著南初月的手,將她扶下馬車。

本身君北齊就是引人注目的存在,當他出現的時候,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會落在他身上。尤其是當他扶著南初月從馬車上下來,夫妻對視,看上去無比的和睦,更是擊中了無數人的內心。

這其中,就有齊溪。

說來也是巧,她遠遠地就看到了君北齊的從馬車上下來。

只是不等她催促馬車快一點,可以上前與君北齊打招呼一起進宮,就看到他轉身扶著南初月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他的動作很是溫柔,看向南初月的眼神是齊溪從來沒有見過的。

自從那天之後,齊溪幾乎每天都要設計去見君北齊。

可是他看向她的眼神從來沒有特別之處,更別說像看南初月這般的溫柔。

到底這個叫南初月的女人有什麼魅力,竟然能讓他如此的死心塌地?

就在她內心很是惱怒的時候,齊煜將她扶了下來,淡聲說道:「你不覺得寧王妃很眼熟嗎?」

「哪裏眼熟?不過是個很普通的女人,根本沒有見過。」齊溪帶着明顯的嫉妒說道。

他低低的笑了一聲:「這樣的女人都算普通,妹妹這眼神怕是差了點吧?」

對上齊溪警告的眼神,他也不在乎,慢條斯理的說了下去:「如果你的心上人,喜歡的只是一個方方面面都很普通的女人,你不覺得太失敗了嗎?」

這句話算是戳中了齊溪的心思。

她喜歡的男人自然是該擁有這天下最好的一切,女人也一樣。

他怎麼可以和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在一起嗯?

齊溪冷冷的哼了一聲:「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人,這世上唯一能配得上他的人,是我!」

說話間,她高高的揚起了下巴,看上去無比的驕傲。

「是你,那你想過怎麼接近他了嗎?」齊煜的嗓音裏帶着笑,頗有一種壁上觀的姿態。

齊溪本就驕縱,聽着齊煜有幾分嘲弄的語調,面上透出了不滿的神色:「讓你來這裏,不是讓你嘲笑我的。」

齊煜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看來,你真的沒有看出來寧王妃是誰。」

「有話就說,不要賣關子!」

「那天去給我們送茶,結果跑掉的小廝,你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嗎?」他也沒有再吊她的胃口,直接將那天的事情說了出來,「後來他們帶來的人,你真的覺得就是那天我們見到的人嗎?」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20分鐘,當大龍剛刷新時,UP五人直接抱團大龍坑,清空了視野等LNG來接團。

遇事不決,拍拍大龍!

曾經這是無數隊伍優勢局翻車時的真實寫照,但是在這一局,在UP這邊,卻完全不成立。

「LNG這邊Light的遠見改造看到了UP眾人正在打男爵,但是……這太賴皮了啊!UP這裏卡爾瑪給盾,雖然打的不快,但是架不住他們打龍完全無傷啊!」

王多多苦笑着感慨道:「LNG現在必須得做決定了,是接團頂着目前巨大的經濟劣勢來拼一波,還是說直接放棄這條剛出生的男爵!」

Rita看得直搖頭,道:「太難了,感覺對LNG來說現在橫豎都是死!」

「接團他們現在這裝備差距,加上這個時間點的奧拉夫和EZ正是強勢期,LNG根本接不了。而放了男爵,讓UP這邊拿到的話,剛才我們都看到了,一個峽谷先鋒就支撐著讓UP五人直接越高地塔,這要是帶着大龍BUFF的兵線,還不得直接推基地了啊!」

然而這時,AJ卻又一次開口了。

「還記得我上一局時候說的那句話嗎?」AJ神色微妙,道:「我要是LNG,這波團我就接了。」

……

或許真的是感覺到拖不下去了,大屏幕上LNG五人直接抱團,朝着大龍坑趕了過來。

只是,他們才剛趕到河道口F6處,就看見UP五人直接以一個極為誇張的速度,朝着他們沖了過來!

「我的天哪,UP這裏直接放棄了大龍轉身要去開團!」

王多多看着屏幕語速飛快,「露露開啟了皇冠加上卡爾瑪的RE,UP五人彷彿帶着家園衛士一般,以一個極為誇張的速度直接衝到了LNG眾人的臉上!」

「維魯斯直接被奧拉夫盯上,錘石隔牆給燈籠想要救他,維魯斯閃現撿到了燈籠,但卻依舊是死在了半空中!」

「皎月走不掉直接反手大到了三個,效果還可以,但是沒人能跟後續傷害了,再次被EZ給收掉!」

「盲僧想要找機會踢回EZ,但是這有露露和卡爾瑪在一旁保護,完全沒有任何機會,而且就算真踢了回來,維魯斯和皎月已經死了,沒有人能補輸出,EZ還有治療,很難死!」

「馬哥這把的輸出環境簡直太好了!前排有奧拉夫和趙信幫他衝出一片天地,身旁還有卡爾瑪和露露的保護,玩的簡直不要太舒服!」

「蒙多這裏也走不掉了,被奧拉夫直接一斧子劈死,最後LNG這邊只走掉了一個盲僧和錘石!」

「UP這邊狀態雖然也不好,但是卡爾瑪給個盾,五個人依舊還能去收掉這條大龍!」

下一刻,男爵的哀嚎在峽谷響徹,UP順利拿下大龍。

而經濟差距,也直接來到了9k左右。

「沒希望了。」AJ搖了搖頭,道:「這波打完,LNG的教練組已經可以開始思考下一把的BP了。」

「這9K的經濟差,只要UP正常打,先消耗,再推塔,就可以很輕鬆的拿下這一局。」

「除非UP全隊突然犯病,送個兩波團滅,我估計那樣的話LNG或許有機會翻盤!」

王多多笑着點頭,「確實啊,就像AJ說的那樣,LNG這邊基本已經失去了翻盤的可能,UP這局的表現可以說十分完美,沒有給到LNG一點機會。」

「我覺得LNG的教練組真的可以想想,為什麼會這麼輕易的讓藍色方的UP拿到卡爾瑪加趙信這種版本OP的盾戰體系,而他們卻沒能換到阿卡麗或者破敗之王這種版本強勢的英雄。」

……

25分鐘,帶着大龍BUFF,UP在LNG門牙塔前再次完成了一波越塔,團滅了LNG。

順勢結束了掉這一局比賽!

一時間,UP的休息室內,氣氛異常怪異。

「小梁啊,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接下來你就休息一段時間吧。」

小草包表情苦澀的點了點頭。

他知道自己被外界詬病最多的就是陣容理解問題,比如選個卡爾瑪卻只會放RQ強行打輸出。

但,一直都是玩中路C位的他,一時間還很難改過來這種自己想要C的潛意識,哪怕拿到的英雄只是個輔助型英雄。

可惜,現在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改正這些了。

職業賽場往往就是如此殘酷,給你機會時,你沒有發揮好最佳狀態,那麼機會是不會再等你的!

……

回到休息室內,余秋靜靜的聽着教練組的復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