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大師的名氣很大,找他預約的話要提前三個月呢,而且還得先交兩千塊錢押金。」蘇小雅說道。

「那我們要等上三個月嗎?」胡天笑著說道。

「沒事的,既然天哥想去看一下,我可以多交點錢優先排隊的。」蘇小雅說道。

蘇小雅直接給對方轉了一萬塊錢,對方才答應讓蘇小雅明天過去治療。

胡天見蘇小雅花掉了一萬,於是說道:「這個是我想去看的,讓你花錢多不好意思呀。」

「天哥,一萬塊錢對我來說只是零花錢的,不過,那位大師只治療女的,你到時候可能只能坐在外面等了。」蘇小雅說道。

胡天心想,自己會透視,就算自己坐在外面等,那也可以知道房間里發生了什麼呀。

於是胡天笑著說道:「沒事,我坐在外面等也可以的。」

「可以的,那我們明天去看看。」蘇小雅點了點頭。

「我們先吃東西吧。」周芷若笑著說道。

「是啊,烤全羊要趁熱吃。」胡天說道。

於是三人接著吃烤全羊了。

雖然這隻烤全羊不算小,但是周芷若和胡天都在努力吃,蘇小雅因為剛恢復身材,只吃了一點就沒吃了。

大概吃了一個多小時,這隻烤羊就差不多吃完了。

看著桌上的骨頭,胡天笑著說道:「看來我有點低估了我們的戰鬥能力,竟然吃完了。」

「是啊,我就說我們能吃完吧。」周芷若問道。

「天哥,喝點茶消消食吧。」

蘇小雅讓服務員上了茶水,三個人又開始喝茶了。

胡天下午倒也沒什麼事,於是跟兩位美女一起喝茶了。

喝完茶后,周芷若跟胡天回酒店休息了,蘇小雅回了她自己家。

三個人約好了,明天去看氣功大師治病。

第二天,蘇小雅開了一輛跑車,過來接胡天和周芷若了。

其實蘇小雅是很喜歡跑車的,但是因為之前太胖了,她進不去跑車的,出門一般都是坐的那種大的商務車。

蘇小雅開車到了一片別墅區,然後把車停在停車場。

三個人步行去氣功大師家。

氣功大師的真名不知道叫什麼,但是大家都叫他吳大師。

吳大師的家,在這片別墅區的最裡面,整個別墅院落加起來有好幾百平呢。

門口有人負責登記,院子里還有保安在巡邏。

胡天心想,這也太誇張了吧,來治病還得過安檢,搞的跟進什麼基地一樣。

這個吳大師好像有點裝逼啊!

檢查過後,三個人進了別墅。

不過只准坐在裡面的大廳里等,不能隨意走動的。

大廳里還有一些等待治病的人,大概有十多個,都是些女孩,而且還有幾個很漂亮的。

看來這個吳大師艷福不淺啊,每天竟然能給這麼多美女按摩。

這些女孩的臉上,都帶著期待和激動的神色,坐在沙發上局促不安。

甚至有些人的手心都緊張的出汗了。

因為蘇小雅交了一萬塊錢,所以她是比較優先的,很快,就輪到她了。

吳大師在二樓的房間,治療的話,只允許病人一個人單獨上去。

蘇小雅說道:「那我上去了。」

「要不這樣吧,我替你去吧,我是醫生,應該能看一點出他的治療手法。」周芷若笑著說道。

「也行,反正他也沒有說不允許換人,只要被治療的人是女的就可以了。」蘇小雅點了點頭。

「好,那我去吧。」周芷若有些開心的說道。

見周芷若要去了,胡天提醒道:「你上去接受治療的時候小心一點,因為我總感覺這個吳大師有點不正常,要是有什麼狀況,你就喊我們。」 「老爹,聽說紅蓮王國那裏出現一顆紫色惡魔果實。不少海賊團因為這顆果實掙得頭破血流,紅蓮王國的百姓也是深受其害。

斯庫亞德無法鎮壓這些海賊團,請求我們出手。」

載歌載舞的白鬍子海賊團正在舉行一場篝火晚會。

一番隊隊長馬爾科拿着一張紙,滿臉愁容的看向白鬍子。和萬國相比,白鬍子海賊團還是弱了一些。

「啊,咕啦啦啦,又是一群奪取聖果的傢伙嗎?加山洪(紅蓮王國國王)那傢伙對我們也是忠心耿耿,我們可不能對這件事無動於衷啊!

這樣吧,馬爾科,你親自去一趟。」

擺擺手,這種事情還不值得他親自出手。

「老爹,還是讓我去吧!馬爾科隊長在船上不可或缺。」

當聽到紫色的惡魔果實時,旁邊喝酒的蒂奇就已經豎起自己的耳朵。

是暗暗果實嗎?他在心中幻想。

聽到黑鬍子的話,馬爾科和紐蓋特臉上同時冒出疑惑。平日裏蒂奇可沒有這麼勤奮,當然他們也沒有多想。

哪怕是知道黑鬍子哪怕想要尋找暗暗果實,這兩人或者說正個白鬍子海賊團都會全力支持。

蒂奇是個野心家,現在的他的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即便暗暗果實再強,白鬍子也絕不會做出搶掠之事。

至於這顆果實是洛克斯曾經的能力。白鬍子的確知道洛克斯有種黑洞能力,但他並不清楚這顆惡魔果實的名稱。再說,現在蒂奇是他兒子,要是自己兒子獲得老船長的能力紐蓋特說不定會高興的跳起來。

總之因為機緣巧合,蒂奇獨自一人出發。這是他的要求,在那種海賊混戰的地方,獨自一人比起帶着一幫子累贅更適合。

也就是這一年,剛剛從狙擊島上回來的紅髮海賊團也意外參與到這場爭端中。

「貝克曼、耶穌布,你們都從狙擊島上學了不少,就讓這些海賊的血為你們的槍開封吧!」

咬着一根不知是什麼動物的大腿,拉基路含糊不清的說到。

「也好,紅蓮王國那顆聖果可是值很多錢呢!」

香克斯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他已經很久沒有酣暢的戰鬥。狙擊島的日子裏,幾位幹部和普通船員性質滿滿,可唯獨他這位船長無聊的很。

其他人,包括拉基路都會使用槍械,對於狙擊聖典自然是能學多少學多少。唯獨香克斯,對於槍械一竅不通。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碑文就頭疼。

狙擊島是聖地,不論在外面有何恩怨,在這裏都不能動武。這點香克斯還是明白的,當然要是他敢在這裏搞事,那估計路飛的啟蒙海賊人也就沒了。

所以這些日子他過得很憋屈,前往紅蓮王國放鬆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

……

「這些海賊都是我的,你們可別搶!」

隨手一劍將一艘海賊船坎碎,香克斯叫囂一聲。這個十來歲就能在海軍屍體上吃巧克力的傢伙實在不是一個好人。

香克斯是個海賊,他喜愛殺戮。

「留守的這些人說他們的船長前往王宮搶聖果去了。」

貝克曼隨手將一個滿臉鮮血的海賊丟下船隻餵魚。

「拉基路、耶穌布,你們兩人陪香克斯去玩玩吧。」

擦拭掉手上而血跡,貝克曼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急着,別讓香克斯跑得太快,順帶着搶點錢和糧食回來。拉基路你的胃口太好了。」

囑託一聲,腰間別着一把手槍,迎面吹着海風,貝克曼表情愜意。

果然,如同貝克曼說的一樣,看到城中的混亂局勢,香克斯就興奮的揮刀劈砍。他的行進速度太快,把兩個幹部遠遠落在身後。

……

「啊,這就是來鬧事的傢伙?」

將爪子收回來,蒂奇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痛快、毫無顧忌的殺戮了。

在白鬍子海賊團的生活中,他需要處處掩飾自己,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憋屈了!

就在剛剛,當這數個懸賞過億的大海賊闖入皇宮大肆殺戮時,蒂奇讓斯庫亞德將加山洪帶走,由他一人擋住這些傢伙。

當時的斯庫亞德竟然還有些感動,甚至他還流下幾滴眼淚。對於這樣做作的「兄長」,蒂奇十分看不起。

好歹也是曾經和羅傑交手的人物,現在竟然弱成這個樣子,真是意想不到。

搜刮著這些海賊身上的財物,蒂奇確定這個加山洪已經走遠后,他強忍內心衝動走到那個裝着惡魔果實的寶盒面前。

臉上帶着酣暢的笑,蒂奇雙手按住寶箱。

「這東西是我的!」

人未來,聲先至,劍氣橫掃。直接將蒂奇掀飛出去。

「啊啊啊!」

劍氣砍破身體所產生的劇烈痛疼讓蒂奇哇哇大叫。

而此刻,香克斯終於來到,一手將寶箱抱入懷中,他這才環視周邊環境。看到地面上那個人,他神情一滯,好像打錯人了!

「香克斯!」

蒂奇發出怒吼,他怎麼可能認不出香克斯。

「我如果說這是一個意外,你信么?」

訕訕一笑,香克斯打算離去,可黑鬍子蒂奇怎麼可能白白受敵人一刀。更別說他夢寐以求的惡魔果實還在香克斯手中。

狼爪彈射出來,利刃在燈火的照耀下閃爍著寒光。

「唰!」

一個下挑,蒂奇對着香克斯的腹下就狠狠一掏。

「啊,你的實力比起幾個月前強大太多啊!」

香克斯感覺凶風襲來,一個跳躍保全了自己未來的幸福生活。

反手一刀砍向蒂奇,雖然理虧,但他香克斯可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唰!」

另外一隻鋼爪彈出,擋住了香克斯來勢洶洶的一劍。

兩人稍微後撤步,下一刻二人同時出手,金鐵交加聲響徹整個大殿,誰也沒有想到,未來的兩位四皇竟然會在這裏爆發出生死之戰。

「香克斯,把你手中盒子給我,這本來就是白鬍子海賊團的東西。」

交鋒十數招,香克斯兩人一直在顫抖。表面上看,二人實力不分勝負。而蒂奇知道,哪怕爆發出三倍力量,他還是比不上香克斯這個年輕人。

。 豐泰的總裁辦。

鄭薇兒推門而進,手裡拿著一封信,徑直往總裁辦公室走進去。

「這位同事,你有什麼事找boss嗎?他和郭副總在裡面開會,你現在不能進去!」

「砰」地,鄭薇兒把老總辦公室的門直接推開了,大步而進。

裡面的倆個人男人,齊刷刷把目光掃向她。

鄭薇兒將手裡的信,直接甩到他的辦公桌上。

歐陽澤臉色一沉,冷問:「鄭薇兒,你這是什麼意思?」

鄭薇兒嘴角扯了扯:「歐陽總裁不識字嗎?看不懂這上面『辭職信』三個字?」

歐陽澤把背靠到椅上,抱起胸,喜怒難測地打量著她:「說著要自力更新的人,剛剛找到工作沒幾天就辭職,果然還是大小姐脾性,三分鐘熱度。」

鄭薇兒「呵呵」一聲:「是我三分鐘熱度嗎?是你要把我這個入職不足三天的新人,調任到你的身邊做秘書,我頂著跟老總『有一腿』這樣的榮譽光環,能在這個公司里立足下去嗎?現在整個公司的員工,都在背後議論著我和你的「神秘關係」!我不知道你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圖,幫我還是故意給我點顏色看看,我都不能接受。」

歐陽澤越是往下聽,眉頭越是皺起。

他斜了一眼正想靜悄悄開溜的某人,不悅地喊:「郭暉,回來!」

郭暉偷溜不成功,只好笑嘻嘻地重新回來:「你們小倆口慢慢聊,拖我下水幹什麼。」

「誰跟他是小倆口?」鄭薇兒連忙否認。

歐陽澤盯了她一眼,臉色嚴肅地問郭暉:「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