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訴就是因為自己瞻前顧後才失去了跟何穆在一起的機會,你別跟柳如訴一樣。

無可否認,江玉珍這句話就像一支箭射中了周雲的心。

周雲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裡頭卻升起一股不安。

不安於心。

她真的會和柳如訴一樣,因為自己的顧慮,最終失去她的何穆嗎? 「三百萬兩!」

一語激起千層浪,整個拍賣場沸騰,所有人目光匯聚在楚非梵身上。

「三百萬兩?」

天子號包廂中男子聞聲,身影驟然騰起,雙拳緊握,眸子中騰起濃烈的憤怒之火。

「那裡來的跳樑小丑,竟敢和本少主爭奪龍骨,真是不知死活。」

赫連嘯本以為可以兩百六十萬兩黃金輕鬆拿下龍骨,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楚非梵。

「三百五十萬兩?」

動輒就是五十萬兩黃金,赫連嘯臉上露齣戲謔,狡黠的聲音響起。

「想和本少主斗,我讓你知道有些人你永遠是不可能觸及的。」

楚非梵乍然抬首,兩人四目相對,嘴角同時騰起冷笑之色,只聽他再次開口。

「五百萬兩!」

五百萬兩喊出,拍賣場中氣氛被點燃到了極致,眾人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一次就加價一百五十萬兩,好大的手筆,楚非梵兩旁拍賣失敗的男子,視線停留在他身影上。

兩人神情呆若木雞,他們本以為楚非梵前來擺賣場,就是為了藺雨柔的美色。

此時。

他一擲上百萬兩黃金,兩人看著楚非梵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臉上神情黯然,沒想到身邊竟做了財神。

對於五百萬兩的天價,赫連嘯亦是一驚,緊握的雙拳砸在面前木桌上,臉色鐵青,一抹殺機向楚非梵襲去。

「聶老,此時該怎麼辦,五百萬兩黃金,我們此番前來是沖著最後一件拍品,做事龍骨上消耗太多,怕是後面和九星宗的爭奪會落敗。」

「少主,老朽倒是有一計!」

聶乾坤俯身在赫連嘯耳畔低語一番,他臉上騰起陰狠的笑意,開口道:「就依聶老之意,這龍骨想讓他幫我們保管。」

藺雨柔見天子號包廂男子沒有再次叫價,當即宣布龍骨以五百萬兩的價格,落入楚非梵手中。

對於五百萬兩的價格,藺雨柔都被震驚,多寶商會對龍骨的估價也只有四百五十萬兩而已。

當藺雨柔宣布龍骨歸宿楚非梵后,她起身向高台下走去,親自將最後一件拍品拿到台上。

「今夜拍賣會共計三件拍品,龍果丹,龍骨都已有歸屬,奴家手中正是今夜最後一件拍品。」

「神秘獸皮!」

「此獸皮年代久遠,其中暗藏玄機,至於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那就需要擁有者自己去探索了。」

神秘獸皮出現,赫連嘯和九星宗少主柳擘,雙眸中儘是濃烈的興奮,神情更是激動無比。

然而。

此時。

楚非梵已經獲得龍骨,對神秘獸皮他沒有絲毫的興趣,可當他雙光從藺雨柔倩影上劃過時。

腦海中傳來小賤的提示音:「滴,系統掃描到無字天書殘卷。」

「無字天書?」

楚非梵心中暗自驚喜,今夜前來多寶商會當真是不虛此行,先獲得龍骨,現在又遇千載難逢的無字天書殘卷。

運氣不要太好,簡直是人生何處無驚喜。

居然是無字天書殘卷,那他當然是志在必得。

「最後一件拍品現在開始,拍賣!」

「起拍價,三百萬起價,每次加價不能少於五十萬兩。」

藺雨柔輕靈的聲音傳遍拍賣場每一個角落,眾人竊竊私語,臉上儘是錯愕之色。

所有人都面帶期待,想看看這神秘獸皮到底會花落誰家,三百萬兩黃金可以相當於一般七品帝國一年的財政收入。

「三百五十萬兩!」

此時,率先叫價的並不是赫連嘯,而是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向,顯然是來自一位老者。

可話音剛落,赫連嘯就迫不及待的叫價四百萬兩,聽其鏗鏘有力的聲音,完全就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五百萬兩!」

「五百五十萬兩!」

「八百萬兩!」

………..

赫連嘯和老者相繼將價格加到八百萬兩,柳擘側目向天字一號包廂看去,嘴角噙著冷笑之色。

「赫連嘯,和我們九星宗叫板,你們十絕宮還不夠資格。」

赫連嘯面色鐵青,八百萬兩已經是他的跡象,再叫價怕是十絕宮無法支付。

「聶老,九星宗這是傾盡所有,不惜一切代價都要獲得神秘獸皮了。」

「少主,九星宮和我們旗鼓相當,八百萬兩已經是他們的極限。」

「只要少主再次加價,神秘獸皮必將落入我們手中,宮主說過著獸皮里暗藏驚天的寶藏,只要我們將其得到,屆時找到其中秘密,那其價值就可不止八百萬兩黃金。」

「好,就依聶老之言。」

「九百萬兩!」

赫連嘯怒不可遏的聲音響起,全場皆驚,柳擘側目瞥了眼,剛欲再次叫價,只見身旁老者輕輕搖頭。

「少主,神秘獸皮就交給十絕宮,老朽斷言這獸皮不但會讓他們根基盡失,還會為他們帶來滅頂之災。」

「二爺爺什麼意思,難道是要將十絕宮獲得神秘獸皮的消息………..」

「沒錯!」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我們要是沒有帝國在後面支撐,也不會貿然前來爭奪神秘獸皮。」

老者微眯的眼眸中精光掠動,沙啞的聲音響起,蒼老的手掌抬起示意柳擘落座。

赫連嘯見柳擘沒有再次加價,他知道聶老的猜想的沒錯,八百萬兩的確是九星宮的極限。

知道神秘獸皮要落入自己手中,赫連嘯興奮不已,雙目注視著藺雨柔,等待她快速宣布結果。

眾人沒想到最後神秘獸皮,會以一千萬兩的價格落入天子一號包廂。

紛紛驚嘆包廂中人財大氣粗,可就在藺雨柔宣布神秘獸皮屬於天字一號包廂時,雄渾凌天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千一百萬兩!」

楚非梵雲淡風輕,身影筆直如劍的端坐在木椅上,完全一副好像和自己沒有關係的樣子。

瘋了。

徹底瘋了。

此刻眾人眼中楚非梵簡直就是一個瘋子,五百萬兩拍下龍骨,現在居然開口又是一千一百萬兩。

沒有人相信坐在拍賣場後排,隻身一人前來的楚非梵,會一次性拿出一千六百萬兩黃金。

放眼六品帝國以下,能達到如此要求者不超過百人,那些人可都是名聲鶴起,可現在卻沒人知道楚非梵的身份。 氣運神龍乃是一個國家整體氣運的凝聚物,或動物、或人物、或植物,跟一個國家的圖騰有關。

國家氣運越強,所凝聚的氣運之物體積就越大、越明顯。

據他所知,尋常人等很難有氣運神龍守護,除非對國家有重大貢獻,且本人壽長運盛,福緣深厚,擁有先天貴格的人才有可能受到氣運神龍的守護。

即使他上一世歷經不少小世界,但碰到的擁有國之氣運守護的人也極為罕見,無不是大福大貴之人!

而現在,這個其貌不揚的老者,竟然有氣運神龍守護,可想而知,此人的身份絕對不凡!

「據說,氣運與功德聯繫緊密,如果我保住他的性命,會不會有功德天授?如果有,那我的元神傷勢就有恢復的可能了……」

如此一想,秦少穹再也站不住腳,連忙朝老者走去。

「老公,你幹嘛去?」柳嫣然問道。

秦少穹當然不會如實相告,當然,就算他說出了實情,柳嫣然也不會相信,會認為他是在逗自己,畢竟,秦少穹的經歷,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些。

他邊走邊說道:「那邊有人暈過去了,我過去瞧瞧,看看能幫上忙不……你在這邊獃著就行了,那邊太擠,要是被人趁機佔了便宜,我虧就吃大了……」

柳嫣然本欲跟上去,聽他這麼說,連忙站住了腳步,滿臉錯愕道:「你又不懂醫術,你拿啥幫?」

「誰說我不懂醫術?別忘了,我爺爺可是鄉下的赤腳行醫,雖然沒有證,但是有真本事的,我沒少跟他學中醫知識……」

他這一世的爺爺,確實是個中醫,不過水平一般,僅能靠醫術勉強餬口,到了他爹這一代,都沒繼承他老人家的衣缽,最終帶着他那些中醫書籍一塊入了土。

「別逞強,要是治不了就別治,真要出點事,咱還得擔責。」

柳嫣然不疑有他,囑咐一句,便蹲在一家古董店的門口,玩起了手機。

秦少穹推開圍觀的人群,來到老者身旁,正要上手查探老者情況,突聽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來:「病人在哪呢,我是醫生!」

人群中有人喊:「在這邊呢!」

卻見一年輕男子急匆匆跑來,直接蹲在了秦少穹的對面,挽起袖子就要上手,秦少穹連忙攔住,「沒看到我準備給老人看病了?趕緊邊去,耽誤了救治,你擔待不起!」

這老者可關乎著功德之力,他自然不會拱手相讓。

年輕男子看到對面的年輕人比自己還要年輕,眉頭頓時一挑,「你幹嘛的?懂醫術嗎就給老人看病。」

秦少穹沒好氣道:「你這廢話嗎,不懂醫術我蹲在這幹嘛。」

年輕男子問:「你哪家醫院的?」

秦少穹道:「不是醫院的。」

年輕男子又問:「診所醫生?」

秦少穹道:「不是醫生。」

年輕男子頓時瞪眼:「你連醫生都不是,還想讓我邊去?你哪來的勇氣!梁靜茹給你的嗎!就你這樣的人我見的多了,球本事沒半點,卻狂的沒邊,自命不凡,其實就是個沙比!還我邊去,你趕緊滾蛋吧,該幹嘛幹嘛去,這治病的事可不是你能處理的……」

「你都沒看到我治,你咋知道我治不了?不信你看着,我分分鐘就能給他治好了……「

說着話,秦少穹將手搭在了老者的脈搏上。

不想,直接被年輕男子推到在地,「我說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說讓你滾邊去沒聽到嗎,趕緊滾,別在這邊礙事,老人要是出點啥問題,你擔待不起!」

「你!」

秦少穹大怒,這特么咋還上手了?

正要發火,不想,圍觀的路人紛紛指責他。

「小夥子,人家可是醫生,是專業的,你連醫生都不是,跟人家較什麼勁,你較的過嗎你,快閃開,別耽誤人家辦正事……」

「人命關天,小夥子你趕緊讓開!」

「小夥子,你快邊去吧,病人真要出點啥事,你擔待不起……」

相對於秦少穹,圍觀的路人當然更願意相信擁有醫生身份的年輕男子,一個個紛紛張口,讓秦少穹趕緊讓開。

年輕男子見秦少穹成了眾矢之的,頓時得意一笑,滿臉不屑的對秦少穹說:「看到沒有,民眾的眼睛不瞎,知道誰才是真有本事的,趕緊滾開吧,打哪來的滾哪去,這裏用不着你!」

。 第145章蕭泓宇一聲呵斥。那孩子似乎是極怕他,雖還是不甘心,卻仍舊鬆開了嘴,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卻沒敢哭出聲,低着頭,怯怯的模樣。

「辰兒,辰兒,娘的辰兒。」秦紅霜衝出來,抱住蕭辰,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

而秦臻站在那裏,手背上一個深深的牙印,有血流出,鮮紅的血染紅了她的眼。

這個牙印像是一個諷刺的印記。

「君大小姐,是本皇子教導無方,你這傷口要先上藥。」蕭泓宇擰眉開口,語氣溫和中透著些歉意。

「鑽。」卻只聽,秦臻開口,只有一個字,竟是連蕭泓宇的話都不接。

眾人神色漸漸嚴肅,因為這裏的每個人都看出來了,君緋色是非要秦側妃鑽僕人胯下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