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商衍正對著一棵樹抽煙,那背影看起來很落寞,也很孤寂。

時鳶嘆息了一聲,何必呢?天涯何處無芳草不是嗎?

「商叔叔,我勸你還是不要努力了。」時鳶走近了幾步,對著他的背影道。

商衍的身型明顯一僵,繼而苦笑:「鳶鳶,假如我現在有妻有子,或者經歷了幾段刻骨銘心的感情,你這麼勸我,或許有用。」

時鳶蹙眉,不解地問道:「商叔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怕你笑話,鳶鳶,叔叔這把歲數了,只愛過花花一個女人。我曾經是個不婚主義,然而跟花花分手后,我連戀愛都再沒談過了,身邊從未再有過女人陪伴。」商衍轉過身來,目光里儘是頹然。

假如他不能挽回花花,那就單身一輩子吧,這麼多年都過來了,還怕什麼?

呵呵,他之前真是死鑽牛角尖了,才會做出死纏爛打這種沒品的事情,明知人家花花不待見他。

「鳶鳶。」見時鳶半晌不說話,商衍嘆息了一聲,道:「兜兜轉轉,沒想到,我們竟是這世上最親近的父女關係,而我一直都離你那麼近,卻沒有覺察到……」

「哦,這個不怪你,我也不知道這件事。」時鳶淡淡地道,對此不以為意。

「我明白,花花一直瞞著我,是根本不承認我。但如今既然我知道了,我會盡到我的責任,至少,我會盡量做到我認為作為父親應該做的事。」商衍認真地道。

時鳶搖搖頭,「商先生,大可不必,血緣親情固然重要,但那是要建立在一定的感情基礎上。就像我與媽媽,我們便是相互需要,而我對父親從未幻想過,更沒需要過。」

商衍很是慚愧,一時間竟不知該怎麼爭取了。

良久后,他才艱澀開口,「我沒有奢望過你認我,鳶鳶,我只想為你多做一些我能做到的事情。」

「當然,這是你的自由。」時鳶微笑,這笑容明顯疏離的很。

時鳶離開后,商衍仍舊站在院子里抽煙,他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厚著臉皮進去了。

沈悅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她的懷中還抱著書,睡顏很恬靜,沒有皺眉也沒有不安,她自己過得很好,確實不需要多一人來礙事。

搞了半天,他其實就是那個多餘的人,反而干涉了人家的正常生活,可不可笑?

商衍去房裡拿了一個薄被,給沈悅蓋上,自己則安靜地坐在一旁,守著她。

他不知道今後自己還能不能有這樣的機會,享受與花花在一起的歲月靜好,所以,他無比珍惜現在。

*

次日傍晚,陸霆之正在廚房做飯,家裡來了客人,不是別人,是商衍。

關於商衍與沈悅之間的過往,時鳶已經同他說了,與他查到的內容大差不差,只是聽到本人陳述當年的事情后,這個故事變得更加豐滿了。

陸霆之不是一個喜歡聽故事的人,他的內心本是一個薄涼的人,不過自從他的人格與陸之霆融合后,就變了很多,開始變得沒那麼冷漠了。

「商總這個時間來串門,是來蹭飯的么?」陸霆之問道。

商衍勉強地笑了笑,那笑容可不怎麼好看,「是來蹭飯的,霆之,陪我喝兩杯行嗎?」

「這個要問鳶鳶,她同意才可以。」陸霆之說得理所應當。

商衍無奈點頭,「好,我去幫你請示!」

本來他覺得,在他們這個小團體中,陸霆之的地位應該是那個最底層的,現在想想,呵……真可笑,最底層的分明是他自己!

。。 第五十八章未來可以改變嗎?托尼的決定!(六更求支持!)

(有讀者一直在疑惑為啥搞個馬克三號,而不是直接兌換個超級牛逼的。這個你們看下去就知道了,主角兌換戰甲不是單純的為了耍酷自己用的,而是有更深層次的用意,情節都在後面鋪着呢,不要急啊!否則若是單純為了提高戰鬥力的話,還有其他更牛逼的東西可以兌換呢!)

托尼越想越是心煩意亂,輾轉反側不能入眠。

第二天早上起來后,他立刻就去查了查奧巴代亞,發現這個傢伙居然真的不在公司,好像是有什麼私人行程,很突然的就離開了。

「真的出去了?難道真去恐怖分子那邊了?」

想到這裏,托尼愈發心驚了。

終於,他沒有忍住,撥通了陳修的聯繫電話。

對於托尼打電話過來,陳修其實早就預料到了。

他相信沒有一個人在看了自己的未來之後,能夠淡定坐住的。

尤其是這個未來還夾雜一些令人不爽的真相,是如此的殘忍!

「喲,斯塔克先生,這麼早就打電話找我,有什麼事情啊?」

陳修坐在辦公室內,十分嘚瑟地回道。

「你那第四冊漫畫,畫的都是真的嗎?」

托尼問道。

陳修回道:「當然是真的。」

「那後面的內容?佩珀怎麼樣了?」托尼問道。

佩珀波茲,也就是小辣椒了。

「她沒事啊,你及時趕到救了她。」陳修說道。

「很好,那我就放心了。如果我現在願意的話,是不是就會改變未來的進程?」托尼又問道。

不知不覺之中,他已經選擇相信陳修是預言家了。

陳修回道:「當然,你都知道了未來是怎麼樣的,自然可以選擇如何改變。當然,也有可能因為你的舉動,而發生一些不可預知的事情。可能最終一切會回到原有軌道,可能變得更好,但也有可能變得更壞。」

陳修也是第一次直接把未來的具體情況透露給當事人,說實話托尼要是選擇干涉,做出別的舉動的話,陳修也不是很確定會變成什麼樣。

所以,他這話說的還是比較保守的。

當然,他有補救的辦法。

反正,這是私底下畫的,只是提前給了托尼,對外又沒上市售賣呢!

不過說真的,他其實也很想知道,如果當事人知道了未來並且選擇改變的話,未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也正是如此,陳修選擇提前把漫畫給了托尼,他就是想要試試看,看看具體情況會如何。

「好的,我知道了。」

托尼說着,直接掛斷了電話。

「靠!沒禮貌!」

陳修搖了搖頭,但也沒有追究什麼。

因為,他知道托尼的內心已經動搖了。

這樣一來,就已經足夠了。

另一邊,托尼很快做了一個決定,他要親自驗證奧巴代亞是否真的背叛了他,同時他也想看看陳修的漫畫,是不是真的這麼牛逼,可以進行超前的預言。

所以,他選擇了不強行干涉改變未來,就按照原有的計劃,或者說正常的事態去發展。

他決定冒一次險!

這就是托尼斯塔克,一個藝高人膽大的傢伙,而不只是一個虛有其表的富二代花花公子。

天才,又豈是那麼簡單的,有時候天才就是瘋子,就是偏執狂。

托尼斯塔克,正是這樣的人!

(感謝斬雷打賞的1001vip點!感謝cgh投的催更票!感謝小虎無敵投的月票!感謝cgh投的月票!)

。 那條嗶嘰布連衣裙是淺藍色的圓領,邊上縫著一圈白色的蕾絲,看着乖巧不失可愛。

陳桑拿着裙子,手裏的旗袍卻並不打算給蕭平君,「試試?怎麼試,難不成我就在這裏把衣服脫了式?」

聽出她語氣有點沖,蕭平君已經反應過來她是因為這條小碼旗袍生氣。

她揪著陳桑的衣服,扯了扯,「你是不是生氣了?」

陳桑賭氣地抽回衣服,「沒有。」

本來蕭平君送她東西,她挺高興的,可是老大爺包里的那條小碼旗袍,陳桑一下就不高興了。

從蕭平君剛才懵塔的表情看,他完全不知道裏面還有這玩意兒,憑藉她這麼多年看宮斗劇的經驗來看,這明顯是個女人放的。

又出於女人的直覺,對方和蕭平君的關係一定不簡單,不然他也不會托她從華庭,千里迢迢的寄過來。

「你不適合騙人,你看你,就差把生氣寫在臉上了,小嘴撅得都能掛油瓶了。」蕭平君趕緊過來哄她。

她把旗袍扔在他懷裏,「你自己說,是哪個小妖精給你寄的?」

說實話,像鄧云云那種女人,陳桑壓根就不會放在心上,可對方不一樣,殺人誅心,殺人無形。

她一定是蕭平君信任的那一號人。

而蕭平君托她寄衣服過來,一定會給她說自己的大概尺寸,從而她也知道了自己的身形。

再寄過來的時候,故意放上小碼旗袍,就是要羞辱自己身材,不能見人。

直男這樣的大豬蹄子,很少能猜到。

蕭平君剛才一看她臉色不對,就知道問題出在了旗袍上。

要說蕭平君不是直男,那他懟鄧云云的時候可是毫不留情面。

這就足以證明了,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的直男,只是看對方對你的重視程度而已,就像買禮物這事,窮與敷衍完全是兩碼事。

蕭平君眉頭微皺,解釋:「那有什麼小妖精,這是打小一塊長大的,我身邊很少有女孩子,想送你東西又不知道送什麼好,只好寫信向她求助了。」

「所以,你們互相通信不止一次兩次?」陳桑抓住了重點。

「要是當面說,我肯定一次就說清楚了。」蕭平君溫聲辯解。

言外之意,就是不止一次兩次。

陳桑呵了一聲。

蕭平君吃不準陳桑究竟是消氣還是沒消氣,「桑桑……」

「她叫什麼?」她突然問對方名字。

蕭平君不知道她啥意思,只要她主動跟自己說話就成,「程璐。」

「好好跟你的程璐寫信去吧,人家巴不得你早點回去呢。」

陳桑推開蕭平君的胸口,大步往前走,就連手裏的呢絨包也一塊甩給他了。

蕭平君想也不想就追上去,「桑桑,我錯了,我以後不跟她寫信了,你不生氣好不好?」

蕭平君追上陳桑,看着她不讓她離開。

陳桑幾次都沒有跑開,她最後放棄。

其實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覺得那個程璐還不用看,僅僅憑這一件旗袍就能看出,對方壓根就不是什麼好茶。 吃過午飯,陸知薇帶著項北飛先把梁州大學逛了一圈,但因為早上她曠課了,下午只能去把那節荒獸解剖課給補上,項北飛便自己一個人回了家。

而此時一則消息已經悄無聲息地傳遍了梁州大學的學生論壇,樹洞里再次爆炸了。

「請問誰今天幫我把那份下馬威給那個N級新生刷了?」

「對,那個N級新生你們刷他了沒有?」

「還刷他呢!人形推土機都被他一拳給刷飛了!」

「真的假的?熊猛我認識啊!上次訓練課我排到他,他愣是把我撞成了六親不認!」

「真的!別說是他了,尉遲老魔頭都被他給整得說不上話來!你是不知道入學考核到底有多可怕,尉遲老魔頭故意刁難他,把他送到了域外荒境去!」

「域外荒境?Σ(っ°Д°;)っ」

「對!他還活著回來了!併當著我們的面殺死了一條三角雷蝰!」

「尉遲老魔頭讓他殺的是一條三魂荒蛇,但他不清楚三魂荒蛇是什麼,就殺了一大堆蛇類荒獸來交差!我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這樣完成任務的!」

「尉遲老魔頭想要刻意刁難他,但沒有成功,還被他給懟了!哈哈哈!不知道為什麼,我第一次覺得這麼解氣,尉遲老魔頭每次可都把我們整得很慘,終於有人替我們出頭了!」

……

樹洞里對項北飛這個N級新生的風評已經一致變了,梁州大學有將近三萬的學生,但因為是暑假到場的只有兩百多人,又沒有視頻流出,只能靠這些人口頭講述。

只不過文字講述的,沒有親眼看到來得直觀,很多人並不理解那所謂的完美一擊到底怎樣,大部分沒到場的都是持懷疑態度,他們不相信一個N級新生能夠做到這種程度。

有些傲氣的S級天才就不服氣,叫囂著開學準備去試試這個N級新生,他就不信了,一個N級新生還能逆天了不成?

「我不信他有那麼強,他肯定是使用了別人的系統幫助。」

「使用別人的系統幫助又怎樣?本來就是在規則之內,再說了,如果他沒有相應的修為,別人的系統物品也幫不了他啊!」

「呵呵!空口無憑,我怎麼那麼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