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這小子的醫術已經超過我了?

「小薛,你是怎麼做到的?」林德風滿是不敢置信。

薛維聳聳肩。

那樣子很是輕鬆。

「林教授,我剛才都說了我見過這種病狀,而且在您家的時候,陰毒果也是我認出來的,所以我肯定有解決的辦法。」薛維說道。

林德風愣了一下。

不過隨後放鬆一笑,現在小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

他不想在進入地府當官的時候,在地府里碰到小豪,碰到自己的外甥。

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可絕對是絕對的心理負擔啊。

周老太太這時候走了出來,此時的周老太太可沒有滿面的愁容和焦急,現在有的只是慶幸和劫後餘生的感覺。

「三妹,小豪沒事了吧,對不起,我之前真的沒想到是我一手造成的,真的很對不起。」林德風再一次道歉。

周老太太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望着林德風一副自責的樣子嘆了口氣。

「二哥,沒事,我知道你是為了小豪好,之前我的態度也太激烈了,我也應該說抱歉,現在小豪已經沒事了,或許是小豪命中就該有這一劫難。」周老太太看開的說道。

林德風鬆了口氣。

只要周老太太別再責怪自己就可以。

他真的不想背負着負擔去地府擔任官職。

很快,周老太太看着薛維。

「小夥子,沒想到你的醫術竟然如此高深,我真的很佩服,二哥有你這個學生,真是他的驕傲啊!」周老太太一臉和善的說道。

薛維笑了一下撓了撓腦袋。

「這也多虧了林教授教得好,其實我也沒什麼,只是碰巧會解決這種毒而已。」

薛維虛心了一下,同時暗暗拍了一下林德風的馬屁。

這一下可是讓林德風臉上賊有光。

哪怕他不怎麼教導過薛維。

人都是好面子的,尤其是在這人多的時候。

「得了吧,我二哥自己都解決不了呢,我之前說的算數,雖然我周家不是什麼大家族,比不上秦家,王家,但是論珍惜草藥,我周家還沒怕過誰,你可以在我周家取十樣珍貴藥材,同時,我會給你一千萬作為診費。」周老太太認真的說道。

周圍的人一陣嘩然。

此時周家可是有三分之一都是醫師。

他們都是為了這一千萬和珍貴草藥來的,可是現在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拿走了。

他們當然會十分不爽。

薛維也是摸了摸鼻子。

一千萬….自己剛把一百萬給家裏,現在又多了一千萬。

這怎麼有點做夢的感覺?

如果換做以前的自己,知道自己突然有一千萬恐怕會跳起來吧!

可是現在心裏卻沒有一絲的激動情緒,彷彿這一千萬不過是一千塊錢而已。

最主要的還是那十樣珍貴藥材。

這十樣珍貴藥材的總價可是遠遠超過這一千萬的。

「多謝老太太,我現在暫時還用不着,等您處理完家裏事之後,我再來挑選。」

薛維對周老太太微微一鞠躬說道。

「好,什麼時候來取,直接來周家就可以,老太太我還是說話算數的。」

隨後,林德風和周老太太又聊了幾句后便和薛維離開了周家。

不過顯然,林德風離開了周家之後也並不是很開心。

多年的老友竟然會想要害死自己,這是多麼嘲諷的事情。

「林教授,現在回你家?」薛維試探的問。

薛維心裏也很擔心,這李志會不會狗急跳牆做出什麼傷害林教授的事情,所以還是提前問一下比較好點。

林德風猶豫了一下隨後還是點點頭。

現在自己不過七天便會進入地府,只要能保證安全,他也不在乎什麼了。

回到小院子后,小院子仍然是他們走之前的樣子。

林德風看着自己精心培育的草藥,心裏卻不由得感慨萬千。

「小薛,進屋聊聊吧。」林德風看着薛維認真說道。

薛維只是聽話的點點頭,臉上並沒有什麼波動。

不過此時薛維的心裏可猶如星球爆炸一樣。

這是要幹什麼?要直接說鬼差是我的了嗎?

媽的,老子努力了這麼多天,果然是有成果的。

依舊是那熟悉的木桌,旁邊依舊有一個白色的旗幟。

上面鬼醫神通四個大字和第一次來找林德風沒有什麼變化。

「薛維,很感謝你,你真的是幫了我大忙,但是今天李志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也知道了為什麼李志天天來找我。」林德風的語氣變得很是凝重。

薛維點點頭。

「他說了,是鬼差,林教授,這鬼差是….」

薛維裝作一臉茫然的問。

如果薛維能看到自己的表情,絕對會為自己的演技而感嘆,自己的演技實在太棒了!

這時候如果某著名導演在這裏,一定會給薛維一張s卡!

現在薛維也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不然豈不是說自己也知道了鬼差的事情?

林德風嘆了口氣。

關閉。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神農頂容不下這麼多龐大的亡靈,三頭亡靈泰坦直接踩在了山腰,多少無辜山人直接被它們踩成了肉餅。

鯊人酋長堅不可摧的鋯石肌膚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八岐大蛇八個碩大無比的頭顱蘊含不同恐怖的毀滅力量,海王骷髏的森森骸骨讓人驚悚,十二頭亡靈白虎組成的白虎大陣散發出絕對的壓制氣息……

而這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37章輕而易舉聆敬陽卻沒有和他笑,而是說道:「我軍發展太快,各軍隱隱有脫離控制之勢,騎兵軍團去各軍擔任督軍,就是防止這些軍頭把部隊變成私兵,你也曉得,我們兵馬增多,可和建奴相比不就是這麼點人馬,要是再四分五裂,各自有各自的小九九,怎麼打得過建奴?」

「大人,你讓王牧去啊,王牧不去,不還有西門竹,王承恩他們啊,讓我這個只會衝鋒作戰的人去幹啥督軍?」

「李如風,督軍隊對內是督軍,防止山頭林立,對外則是最後一道防……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八十三章:地方豪強(十) 寒風籠夜,呼嘯而過,府中枯樹沙沙作響,假山下池水冰封,明晃晃的冰錐好似利刃。

而此時房間中卻是熱火朝天,兩人舉止親昵,楚帝感受到臉上傳來的香氣和溫熱,心裏震驚不已,師映璇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本以為師映璇為了解毒,甘願放下高貴的姿態,讓他為所欲為,可沒想到她還是如此的霸道,主動出擊,毫不畏懼。

楚帝身為一國之君,萬金之尊,他豈會讓師映璇佔據上風,那他的威儀,威權何在?

「敢強推朕,今夜就讓你知道……….」

楚帝雄厚的聲音響起,抬首將爬在身上的師映璇抱起,輕紗幔飄飛,兩人向內室走去,懷中的師映璇突然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痛苦的俏臉上浮現一抹慌亂之色。

「引火自焚,羊入虎口,他可是楚國君主,我們二人註定不會有交集。」

師映璇內心不停的吶喊,眼下她又害怕,又矛盾,體內的毒素讓她痛苦不堪,複雜的情緒瞬間佔據她的心房。

可這一切楚帝並不知曉,見師映璇的行動停止,可他心中的火焰被點燃,熊熊烈焰,讓他不能控制。

一夜春風,衝擊的濤聲回蕩在夜空中,晨曦之光進入房內,師映璇轉醒,側目向一旁看去,發現楚帝的蹤跡早已消失。

師映璇嘗試了新鮮幸福的體驗,品嘗了從未有過的歡快蘇暢,渾身上下每條血脈,關節都在歡快舒服中,每每雲散雨過之後,她都感覺酐暢淋漓,鬆軟成一團。

可現在她卻苦笑自嘲,環顧四周,發現體內生死符之毒,已經全部清除,起身忍着劇痛移動,輕紗遮蓋,衣衫穿戴整齊后,悄無聲息的向房間外走去。

經過前廳時,她眸光從木案上瞥過,發現一封信箋靜躺在木案上,蓮步輕啟上前。

看着桌面上信箋居然是楚帝留給她的,師映璇心裏雖然對楚帝又恨,但他畢竟是唯一擁有過自己的人,玉手微抬,將面前信箋打開。

原來楚帝已經離開永江城,他將師映璇身上的生死符解除,還她自由之身,並在信中寫到如果願意,師映璇可以前往皇都找他。

師映璇看着手中書信,水眸閃耀掠動,俏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抬手間書信煙消雲散,化成碎末好似飄雪柳絮一樣,翩翩起舞在房間內。

她沒有絲毫停留,推門走出房間,倩影飄飛而起,幾縱之下消失在天穹之下。

師映璇早在三天前就接到魔族聖令,讓她趕回北魏帝國,如果不是生死符發作,她不會耽誤至今。

………..

三天後。

楚帝帶領數千兵馬返回皇都,時隔數月,此時他恍如隔世,看着巍峨高聳的城池,絡繹不絕的行人,熱鬧非凡的景象,讓他感到異常的平靜。

馬上臨近除夕,城中愈發的熱鬧,嚴冬的寒冷,示好不影響百姓迎接春節的熱情。

這一年楚國百姓五穀豐登,生活安穩,沒有戰火的摧殘,硝煙的洗禮,他們完全沉浸在平靜的生活里,這已是多少年不曾有過的事情,百姓曾經的夢想沒想到,楚帝不小心幫他們實現了。

「進城!」

聲如洪鐘,浩瀚縹緲,楚帝緊勒手中韁繩,雙腿拍馬,快速向虎嘯城裏奔襲過去。

城中百姓忽聞隆隆馬蹄聲,見兩列士兵疾行上前將長街封鎖,紛紛眺望,好奇的目光向城門口看去。

戰馬快似飆風,一閃即逝,諸將身鎧甲,威風凜凜,天子大帝霸絕天下的氣勢,戰將高手,征戰疆場,血染江山的傲然不屈的氣魄,長街上百姓深深陷入震撼之中。

「強兵如此,何愁天下不能一統?」

「疾如風,烈如火,黑甲遮身,英雄本色,他們都是吾楚的驕傲!」

百姓議論紛紛,楚帝帶領大軍絕塵而去,快速消失在長街盡頭。

楚帝返回皇都的消息不脛而走,好似驚雷的速度傳遍了整座虎嘯城。

楚帝剛剛返回皇宮,稍微來得及前往凝香宮看望南宮曦和楚塵,中書令幾位大人已經來到御書房外。

房玄齡,劉伯溫,張良,狄仁傑,郭嘉五人站在御書房外等候,小桂子傳來消息讓他們入殿等候,楚帝風塵僕僕而過,正在沐浴更衣,稍後回來見他們。

良久。

楚帝來到御書房中,眾卿見禮,接下來將數月中楚國發生的事情全部向楚帝稟報。

一來二去,直到傍晚時分,楚帝才將大小事宜全部解決,算算時間距離除夕只剩下兩天時間。

「眾卿數月來辛苦,兩日後除夕之夜,朕決定普天同慶,在群英殿內設宴,百官蒞臨,一起慶祝。」

眾人領命離開御書房,楚帝下令小桂子讓他告訴內廷司,御膳房,現在就開始準備兩日後的除夕夜宴。

斗轉星移,時間飛逝,轉眼又是一年,楚帝不僅感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來到戰爭大陸三個年頭。

輕輕長吁一聲,起身離開御書房,朝着凝香宮走去,此番離開數月之久也不知現在楚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