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括越想越氣,更想不通當初那麼一個如明月般清朗的女子怎麼就成了如今這副粗俗的樣子。

於是他沒忍住步伐,朝著遠去的人追了過去。

謝蘭玉伸手想要拉住他,段括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腳步不停地離開。

見當事人之一離開了,宋初朝剩下兩人淡淡示意了一下,「二位玩得開心,宋某先失陪了。」

說完也轉身離開,留兩人在那裡猶如被觀賞的小丑。

唐妺走到人少的洗手間附近這才接電話。

剛接起,手機聽筒里就傳來對面的惡龍咆哮。

「唐妺你是什麼情況!」

「安靜安靜!這麼大聲做什麼,我又沒聾,還有,我是你姐,會不會叫人了還?」

唐妺的聲音輕鬆愉快,與之前沉鬱頹廢的音調截然不同。

那邊被這變化搞得一愣,這才又重新咆哮,聲音卻低了幾度:「你怎麼回事,這麼久都打不通你的電話!還有,你那邊怎麼那麼吵?!」

唐妺掃了一眼周圍,雖然已經算是安靜的了,但也還是有大廳里的歌舞聲傳過來。她捂了捂話筒,隨便找了個借口:「呃,咳!上班呢,哪有時間接你電話!」

「呵!上班?我看你是將我拉進黑名單了吧!」唐朝冷嘲熱諷。

「你知道還問?」

「什麼???你真的將我拉了黑名單?!唐妺你沒良心!你還我錢!」

「叫姐,沒大沒小的!」唐妺只覺得這臭弟弟是長本事了,都敢直呼她大名。

「還有,什麼還錢啊,說的這麼難聽,咱們是親姐弟,你有錢了資助一下你老姐那不是天經地義的嘛。」

「你不是我姐!」唐朝反駁。

「嘿,臭弟弟,你是真長本事了是不是?!」唐妺說著就想擼袖子。

然後耳邊就傳來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我不是你姐!也不需要你來教我做事!」

唐妺聽得直抽抽嘴,她咬牙,「唐朝,你是不是皮癢了?」

「這不是你自己說的么?」唐朝明顯是記仇呢。

「你你你,你別讓我見著你,不然我鐵定抽你!」

那邊卻說:「來啊,給你這個機會。」

唐妺這才想起正事來:「你在哪裡?」

唐朝輕哼一聲,「你可算是記得問問你這個弟弟了!」

「別廢話!」

「還不是你不省心,當初鬧得網上嘲聲一片,還不接電話,我不得過來看看,指不定還能給你收個屍!」

唐妺雖然確實是想過自殺並實施過,但她還是不得不承認,這人嘴好毒!

。 就在這時!

遠處,銀芒一閃而過,黑擎壯碩的身形出現在柳席身旁,一臉的驚嘆之色,更是嘖嘖稱奇!

柳席也沒有感到意外,以他現在的靈魂力量,周圍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感知!

『可惜不敢深入雷池,這兩具天妖傀還有提升的餘地,而且材料對天妖傀力量的影響挺大的……以後還可以再來一次!』

黑擎眼瞅著兩具暗金色的傀儡,不由伸出大手,手指彎曲輕輕敲了敲!

duang!duang!

「小兄弟,這就是你說的小玩意兒!這硬度,這氣勢,比起老哥都是不弱!」

柳席揮手掃過,將兩具天妖傀收回納戒,轉過身看向黑擎,謙遜的道:

「呵呵……不過是堅硬一些的傀儡罷了,要是戰鬥起來,可比不上太虛古龍一族的戰鬥天賦。黑擎兄弟,勞煩帶我回去吧!」

黑擎咧嘴一笑,說了一句:

「沒問題,我在這虛空雷池外面早就無聊死了!」

說完,大手一揮,一股無形漣漪擴散,璀璨的空間通道形成,一路延伸至虛空無空間深處。

恐怖的空間風暴,以及無處不在的空間撕扯力,都是被分隔開來,柳席讚嘆不已!

尋常強者,要想在虛無空間深處這樣遨遊,至少都得是高階斗尊強者,而太虛古龍一族則無需如此!

「走吧!小兄弟!」

黑擎首先踏上空間通道,柳席收回背後的天妖凰骨翼,目光怪異的望了黑擎一眼,還是理智的搖了搖頭!

跟隨在黑擎身後,踏上空間通道,貿然提出騎龍這件事多少不太禮貌,以後還得私底下跟紫妍說說!

(黑擎:我拿你當兄弟,你竟然想騎我……)

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逐漸的從柳席耳畔遠離,而在虛空雷池的深處,這裏的空間近乎凝滯,一道道漆黑如墨的雷霆長蛇閃爍!

每一次的浮動,都是帶着濃郁的寂滅死寂味道,若是柳席在此,恐怕任何一道黑色雷霆,都足以將柳席滅殺!

突然,一道模糊的白影閃過,強行捕獲一道黑色雷霆,不顧它的掙扎,立即閃身離開!

頓時,無盡的黑色雷霆宛如被激怒的蛇群,瘋狂的發出尖銳的嘶鳴,直接撕裂空間,朝着白影追逐而去!

黑色雷霆速度極快,而那白影速度更快,不過幾息時間,就已經逃離雷池深處!

而那些黑色雷霆彷彿後繼乏力,發出瘋狂不甘的嘶鳴聲,緩緩退回雷池深處!

這時,那白色身影停下身形,只見這是一個鬍子拉碴,白色長發隨意披散,衣袍破破爛爛,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極端的強悍恐怖。

乾枯的手掌之中,鎮壓着一條泛著毀滅氣息的黑色雷霆,卻是無法對那人造成影響,可見其恐怖!

「哈哈……小小黑魔雷就想抓住老夫,你們可都是大補之物,老夫要你們助我修行……這九轉成聖實在磨人!」

另一邊,黑擎和柳席也已經回到東龍島,穿過外圍護罩,從天空落下,降落在一棟殿宇前面。

一路上,柳席可以感知到,現在的龍島之中,隱藏着的強悍氣息,比兩年前可是多了不少!

表面看去,整個龍島與兩年前並無區別,實則卻是,越來越多的古龍一族強者醒來,暗中守護在龍島之中!

站立在大門之外,突然一道白影襲來,直接撲進柳席懷裏,觸感飽滿柔軟,淡淡的幽香鑽進柳席鼻中!

「少爺,都快擔心死我了,閉關兩年也沒個動靜……」

柳席伸手,樓住懷裏的柔軟嬌軀,輕笑着安慰道:

「沒事,一時沉浸在修鍊之中就忘記時間了,這不是已經回來了……」

至於閉關的時候,沒有提靈魂力量損耗過大險些寂滅的事,畢竟,都過去了!

這時,跟一根柱子般杵在邊上的黑擎,就顯得有些多餘了,方正的臉上,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隨後,扶著鬍鬚的曜天火,走出大門,望着柳席的目光滿是驚訝!

曜天火要顯得冷靜些,關注的更多是柳席的修為,不過兩年時間,竟然已經是七星斗宗!

這樣的修鍊速度,就是曜天火自認為見多識廣,除卻那些特殊的變態體質之外,也沒見過這樣的人物!

不單如此,還有那種從靈魂蔓延而來的威壓,就是他身為斗尊,也是感到略有些壓抑之感!

這樣的壓迫感,曜天火目中驚疑不定,試探著問道:

「小友,你是不是已經突破到……靈境靈魂?」

柳席從小醫仙修長脖頸之中抬起頭,看着一臉驚異的曜天火,笑道:「算是吧!」

聽到柳席承認,曜天火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涼氣,撫著鬍鬚的手掌都是一僵,險些將自己的鬍子揪下來。

這樣的人物,憑藉浩瀚的靈魂力量,若是手段得當,就足以與斗尊強者相抗衡而不落下風!

更重要的是,柳席身為煉藥師,一旦突破靈境靈魂,就可以煉製八品丹藥!

「恭喜小友,達到靈境靈魂之後,以小友的煉藥術,突破八品煉藥師指日可待啊!」

以往與柳席平輩論交,更多是看在柳席的恩情,而現在,則是真正將柳席當做平輩人物對待!

就連黑擎,也不由高看柳席一眼,八品煉藥師就是這些真正的大陸頂級勢力,也要另眼相待!

更何況,是本就沒有煉藥天賦的魔獸家族,對待高階煉藥師,還要更為重視!

柳席淡然一笑,自然可以聽出曜天火話語中的那一抹敬意,卻是搖著頭說道:

「八品丹藥不是那般容易煉製的,空有靈境靈魂,沒有丹方、經驗,可稱不上八品煉藥師!

倒是曜老,兩年不見,越發精神了!」

曜天火苦笑一聲,瞟了一眼膩在柳席懷裏的小醫仙,有些羨慕的道:

「老夫當年就是五星斗尊,被小友復活之後恢復到三星斗尊,現在也不過提升到三星斗尊巔峰。

而小醫仙姑娘可了不得,兩年前還是一星斗尊,現在卻是已經提升到四星斗尊。徹底被控制的厄難毒體,簡直恐怖!」

柳席驚訝的低下頭,就見到小醫仙柔和的臉蛋勾起一抹俏皮笑容,靈魂力量掃過,那浩瀚的鬥氣比之曜天火還要雄厚!

小醫仙脫離柳席懷抱,俏生生的站在柳席身邊,柔聲道:

「體內那枚毒丹對我的修鍊幫助很大,不知不覺間,就已經突破到四星斗尊!」

7017k 想了整整一盞茶的功夫,林萱最後還是將手中的黑子放了下去。

落子無悔!

她既然想要報仇,踏上復仇之路的那一刻開始,她就該做好應對一切的準備了。

棋,輸了不要緊。

只要她復仇成功就行!

她是有銀子,但是現在賺來的銀子都是有跡可循的,她能花銷出去,但是別人同樣一查就能夠查出來。

所以她還需要一份足夠多且不為他人知的賺銀子的生意。

這樣她才能更好的招攬能人異士為她所用。

「看來你這次還是贏不了我。」林信忠很快就落子吃了林萱一大片。

隨後問道:「可是已經想好了?」

林萱點頭:「嗯,太爺爺出門,總要有人隨性伺候的嘛,玄孫女願意跟著一同去,路上也好陪太爺爺說話解悶。」

「哈哈哈……」

從老祖宗那邊出來,林萱就在回去的路上開始盤算。

雖然準備南下,不過也不是說走就能馬上走的。

就他們這一老一少想要輕車簡行是不可能的。

到了住處,進了小書房,林萱很認真的給母親去了一封信說明情況,信讓小信鴿送過去比驛站肯定快不少,還特意交代到時候不用回信,將信鴿好好養著就行。

灰灰可以隨著她走,但是容正和給的另外一隻信鴿卻是沒辦法一直帶著的。

林萱心想:要不然自己也給他寫封信,讓他收回去繼續養著?

還有現在她身邊的五人,丁苓是一定會隨行的,其他三人要不然自己就再帶一個?

玉蘭是母親讓她來自己身邊的,要是現在又讓她回去會不會不太好啊。

可是帶上她,自己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京,到時候耽誤她來年出嫁可怎麼好。

看著林萱寫完一封信之後就一直拿著筆停在那裡不動,慶兒問道:「姑娘在想什麼?信已經幹了呢。」

林萱轉頭看向慶兒,略微苦惱道:「這不是要跟著太爺爺南下嘛,我在想帶你們誰一起去好。」

「姑娘可一定要帶上我啊,我能給老祖宗還有姑娘一路做好吃的,免得路上吃得不合口。」慶兒馬上說道。

上次姑娘出門是另外有事,雖然她們不知道具體什麼事情,但是聽說姑娘也是出了遠門的,只是不方便帶上她們,可是這次不一樣啊,能爭取是一定要爭取的。

「姑娘何不把我們都帶在身邊呢,萬一有個什麼事,身邊也不會差人伺候。」

「太爺爺可能身邊就只有一兩個人,那我豈能帶那麼多啊。」

慶兒反駁道:「就是老祖宗身邊人少,姑娘才更要將婢子們全都帶上才是啊。老祖宗身邊的人看著也不像是會做一些雜事的,那就顯得婢子們更重要了。」

「你說得倒也不無道理,只是……」林萱本來還糾結,隨後洒然一笑,自己好像又鑽進某個牛角尖了,人多又怎樣?

玉蘭來年的婚事來年再說啊。

實在不行,委託一下閔叔讓人送玉蘭回京成婚就行了。

在慶兒還準備說些什麼說服林萱的時候,就聽林萱點頭道:「行,那就都一起隨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