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燕這樣平日裏面節儉樸素的人,根本不可能浪費,不可能在冰箱裏面瓜果蔬菜肉類齊全的時候還出去買菜,平日裏面江婉燕是一分錢都不捨得多浪費。

可是,江婉燕為什麼要說謊?

為什麼要欺騙自己?

溫惜實在是想不明白…

江婉燕有欺騙自己的理由嗎?

中午的時候,溫惜準備做飯,從冰箱裏面拿了西紅柿,準備做一個西紅柿雞蛋拌面,她忽然看到了砂鍋裏面,還留着半碗雞湯跟一隻燉好了的雞。

溫惜微微蹙眉。

裏面有紅棗枸杞,很明顯是用來燉湯的,單純的吃雞肉的話不會選擇這樣燉湯的母雞,只有半碗,江婉燕不可能只留下半碗雞湯,自己全喝了?再說她了解自己的母親,她喝不了油膩的東西。

只有一個原因,送人。

江婉燕在北城,壓根不認識多少人,她以前的時候在沐家,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每日裏面除了給沐家的人做飯照顧日常起居,壓根沒有其他的事情。

外公離開的早,外婆在青雲鎮也走得早。

溫惜一時間,忽然覺得,有些不認識這個媽媽了。

手機「嗡嗡」震動了起來,拉回了溫惜的思緒。

溫惜來到客廳,拿出來手機看了一眼,是許開陽打來的。

她立刻接通了。

「許導,是我,我是溫惜,就是上次……」

她的話還沒說完,那端就傳來許開陽的聲音,「我知道,我記得你,溫惜。」他又繼續說道,「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清楚了,娛樂圈的路並不好走,但是你很適合,溫惜我第一眼看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適合這裏。」

溫惜的臉,太適合進入娛樂圈了,娛樂圈現在正缺溫惜這樣,清純乾淨的氣質,充滿靈氣的演技,精緻絕倫的五官,極高的辨識度,一點不俗氣。

「許導,如果你有合適的劇本角色,就麻煩你幫我引薦一下。」

「好,沒有問題。」

掛了電話,溫惜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有的路,她邁出去一步,就不會回頭。

她選擇了這條路,就會一直走下去。

下午的時候,溫惜準備在網上找一個演技培訓班,她畢竟不是專業影視科班出身,雖然有鏡頭感,但是很多不足,演技只是空有靈氣,但是並沒有技巧也沒有經驗,但是瀏覽了一圈,並沒有什麼合適的。

她刷了一個朋友圈,忽然看到了岑月城轉發的一條消息。 秋末的黃昏來得格外的快,還沒等海上被日光蒸發起的水氣消散,太陽就落進了西山。於是,海上的長風帶著濃重的涼意,遊盪上了滿是霓虹的城市。

夜色中,一艘游輪駛入上京最大的海外貿易港口。。

這便是「長風號」,在神州也是名列前茅的豪華游輪,偌大上京,也只有這邊能夠停得下。

不多會兒,便陸陸續續的有豪車駛來,車上下來一個個服裝華麗,舉止優雅的上流人士,登上游輪。

一輛紅色的蘭博基尼限量版超跑,一個十分華麗的漂移停在了碼頭。

穿著個白色短裙,身披水貂大衣的,甄洛神從駕駛位下來,吹著海風,慨嘆道:「很久沒這麼飆過車了!」

後座驚魂未定的林雪在楚楓的攙扶下出來。

林雪今天換了一襲華美的晚禮服,無肩露背長裙,脫離了平日里的清純可人,今日分外性感撩人。

楚楓也不再是一襲青衫,而是換了套中山裝,原本有些老氣橫秋的衣服,穿在楚楓身上卻是格外的英姿颯爽。

林雪望著眼前的龐然大物,怔怔出神。

她往年都是待在深閨,出門的機會都少,船更是見到沒見過,更不要提這般豪華的游輪了,就想一尾住在池塘的錦鯉忽然被放入了大海,其震撼可想而知!

「雪兒,想什麼呢?」楚楓笑問道,下了車這丫頭就發獃,半天沒挪動一步。

林雪這才回過神來,嫣然一笑:「沒什麼。」

「好了,你們小兩口就別纏綿了,我們上去吧。」甄洛神在一旁無語道。

說話的時候,眼神不由得多瞥了兩眼楚楓。

心中感慨,真是佛靠金裝馬靠鞍,這楚楓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穿這一身竟然還有這麼好的氣質,若是換上高端定製的西服,那豈不是絕了?

不過也沒多想,便帶著兩人登上了游輪。

舞廳當中啊一群衣著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正成雙結對的在舞池當中翩翩起舞。

「大家快看,上京四美之首的甄洛神來了!」

不知誰突然喊了一句,眾人的目光紛紛朝著門口望去。

甄洛神雖然名氣大,但很少在除看了工作以外的公開場合炮頭露面,再加上今天這套不知穿給哪個看的格外華麗的禮服,氣質更是斐然。

然而更驚艷的卻是甄洛神身旁的林雪,與在上京久負冰山盛名的甄洛神相比,林雪在容貌身材上絲毫不弱,甚至略勝一籌。

林雪的氣質與甄洛神截然不同,多了幾分煙火氣,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格外引人矚目!

而楚楓本就是玉樹臨風的長相,此刻換掉了那一身別人眼中另類的青衫,其霸王氣質,在這一群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權貴當中,更是鶴立雞群。

這樣的組合,讓所有人不免交頭接耳起來,原先還算是安靜的舞廳,僅是一瞬間便人聲鼎沸了起來。

「哇,不愧是甄洛神,今天這一身簡直是絕艷!」

「甄洛神旁邊的那位是誰家的丫頭啊,竟然艷壓甄洛神一頭,這也太美了!有人認識嗎,我怎麼從未見過?」

「沒有,應該不是上京的人,要不然這甄洛神四美之首的位置估計就要讓位了!」

「喂喂,你們有沒有抓住重點啊!?關鍵是旁邊那個小子啊,不僅是挽著那小妞的胳膊,還和甄洛神這個萬年冰山有說有笑的,這也太離奇了吧!?」

眾人聞言皆是神情疑惑。

還真沒見過甄大小姐對哪個男生如此和顏悅色過。

就連她工作,幾乎都是文藝片,基本沒有肢體接觸的戲份的。

眾人不由得猜測起了楚楓的身份來。

一個舉止懶散,顯得弔兒郎當的男子,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來到跟前,神情很是激動,他剛準備開口,卻被甄洛神搶了先。

「李遠,你有什麼事嗎?」甄洛神疑惑問道。

「洛神,你認識?」林雪問道。

「豪門李家的少爺,一個不學無術的二世祖,有些囂張跋扈,不過人還不算壞!」甄洛神答道。

這李遠平日里只知道花天酒地,雖然也仗著家族實力到處惹禍,但都是些小打小鬧,沒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壞事。與那些表面道貌岸然,實則醜陋不堪的富少比起來倒是真實良善的多。

「鼻涕蟲都長這麼大了?」楚楓輕笑道。

「鼻涕蟲?」

甄洛神和林雪都懵了,楚楓認識李遠?

但就算認識,叫別人鼻涕蟲也是不好的吧?

更何況,對方還是豪門子弟,搞不好又出亂子!

甄洛神剛想插話解釋。

李遠卻是哽咽道:「楚哥,真的是你!?我想死你了!」

其語氣又驚又喜,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兒。

這般反應給甄洛神和林雪整的更懵了,神情獃滯的望著李遠。

喂,說好的囂張跋扈的二世祖呢,怎麼搞得和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

李遠說著話就想上前和楚楓擁抱,卻被楚楓訓斥道:「一個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收回去!」

李遠抽搭了兩下,將淚水憋回:「楚哥,我這不是太激動了麽!對了,楚哥您怎麼來上京了,有什麼事要辦嗎,您儘管吩咐,這上京城還沒我不能辦的事呢!」

「這事你還真辦不了,無需多問,做好你這豪門少爺就行了!」楚楓淡聲道。

李遠也識趣閉嘴不提,注意力轉到了二女身上,笑著問候道:「二位嫂子好!」

「洛神姐姐,您看我這也不知道您和我楚哥有這關係,之前年少輕狂不經事,多有得罪,還請您多多見諒,都是一家人麽,別和我一個小輩計較……」

話未說完,頭上挨了一個板栗。

正是甄洛神打的,此刻的她的胸口因為激動而劇烈起伏起來。

「瞎說什麼呢,楚楓是雪兒老公,他們都是我朋友!」

甄洛神臉蛋羞紅的像顆蘋果一樣。

「啊……咳咳,誤會啊,嫂子……不,洛神姐您別介意!」李遠連忙辯解道。

暗地卻是撇了撇嘴,冰山都開始融化了,還說不是呢,依他看來不過就是遲早的事了!

。 「上了我的車才問這話,是不是太遲鈍了?」褚臨沉輕諷。

他目光落在她腹部,眯了眯眸子,「我還是那句話,為什麼故意說孩子是林孟帆的?」

他冷峻的臉龐上,有一種執著,不得到答案就要死磕到底的固執。

秦舒無奈地嘆了口氣。

告訴他真相?

當然不可能,鬼知道他會對這個孩子做什麼。

「既然你這麼在意這個孩子,那我也不瞞你了,但是你必須保證,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她鄭重其事地看着他,說道。

褚臨沉點點頭,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說吧。」

秦舒垂下眼眸,面容露出一絲哀愁。

醞釀好情緒,她緩緩說道:「林孟帆是我初戀男友,我和他交往五年,付出一片真心,結果卻換來他的背叛,這種情況,我怎麼可能甘心跟他分手?」

首發網址et

「所以?」褚臨沉心裏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只見秦舒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帶着恨意決然的笑,「我當然要想辦法宣洩情緒啊,所以,一跟他分手,我就去夜店找了個男人,這孩子,估計就是那時候有的。」

「咳!」坐在前面的衛何一個沒忍住,被口水嗆得咳了咳。

褚臨沉冷著一張臉,面色陰鬱。

秦舒繼續表演,有些遺憾地說道:「可惜當時喝多了,也不知道那男人叫什麼名字,長得怎麼樣。」

「我不能讓別人知道我肚子裏是個父不詳的孩子,所以林孟帆一說願意對這個孩子負責,我當然樂意給他一個喜當爹的機會。就算沒答應跟他在一起,也好歹給了這孩子一個合理的身份。」

說完,她抬眸瞥了褚臨沉一眼,「褚少,你說是吧?」

褚臨沉太陽穴狠狠一跳,看着眼前這個女人,突然像是不認識了她似的。

她肚子裏的孩子,居然是因為她在夜店買醉找陌生男人發泄造出來的。

他緊繃地唇角,擠出冷冷地一句話:「秦舒,你真行!」

「你要的答案,我告訴你了,希望你能幫我保密。」秦舒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

這表情落在褚臨沉眼裏格外刺眼。

秦舒清楚看到了他眼裏的嫌惡,一如當初她剛進褚家,被揭穿身份的時候。

不過現在的她已經不必在意他的看法了。

他冷聲吩咐:「衛何,停車!」

車鎖一開,秦舒麻利地下了車,「褚少再見!」

黑色勞斯萊斯揚長而去。

看着車子徹底消失無蹤,秦舒神色一斂,低頭撫著肚皮,輕聲說道:「寶寶,媽媽剛才是胡說的,你才不是父不詳的孩子呢,你別怪媽媽哈!」

她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這個孩子。

她跟褚臨沉又不可能在一起,若是被他知道這個孩子是他的,好一點的情況是把孩子帶回褚家撫養,壞一點……根本不會留下這個孩子。

這兩種情況,她都不能接受。

看褚臨沉剛才的反應,應該是不會在追問這個孩子的事情了。

秦舒輕吁了口氣,神色恢復如常。 校方的異能護衛也全部出動趕到了男生宿舍,燃燒的火焰不斷在吞噬宿舍樓,可以清楚看到有兩個人在火里打架。

男生宿舍附近圍滿了觀戰的人,畢竟這種異能打架,只要有心防備的人是不會被波及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