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文拎著一根從杠鈴上卸下來的實心鐵棍,在商場感應門開啟瞬間,直接快速突進,雙手掄圓一棍就打碎一隻站在最外層的怪物的腦袋。

【金幣+52】

面對明顯提高的金幣額度,興奮的某人手中武器如怒濤奔涌,化作一道流轉的弧線,輕易拍碎了另外三顆送上門的腦袋。

【金幣+56】

【金幣+49】

【金幣+47】

跟隨他大發神威的腳步,後面十二個人也拎著更新換代的武器衝進了一樓大廳。

他們按照艾文的命令,趁著怪物都被吸引的空檔,直接衝到左邊的大廳角落裡。

將咖啡廳中那些獃滯的人群推倒拖到一邊,隨後隊員們拉過那些座椅雜物,依託建築物本身的裝飾橫樑和外牆,很快就搭建出一個簡陋的防線。

艾文見狀開始且戰且退,最後卡在一處通往咖啡廳的狹小樓梯夾角里。

這樣一來,他就不用擔心從後方冒出來的襲擊,而那些從他旁邊漏過去的怪物,也會被十二人小隊依託防線,用各種長槍鐵棍攔下,以便分擔他的壓力。

反正小隊只要堅持一小會,艾文在清理完身邊的怪物后就會趕過去,將那些跟他們糾纏的怪物一一打爆。

除了開始有點慌亂,漸漸的,這群已經越來越熟悉戰鬥的學生,在雪梨和「波斯貓」的分別帶領下,相互配合,也開始有了擊殺怪物的戰果。

這無疑讓艾文壓力驟降。

至於說,小隊似乎已經暗中分裂這種事…

只能說,有人就不可避免會出現更小的團體,哪怕總共只有十二個人也一樣。

雪梨因為艾文女朋友的關係,再加上兩個好友的幫襯,成功吸納了卡爾和另外兩個武道社的少年,變成了艾文麾下小隊中的一「派」。

而至今沒有機會向艾文介紹自己的「波斯貓」,則拉著另外一個啦啦隊女生,成功俘獲了另外四個男生的好感,結成了攻守同盟。

當然,四個男生對她們也只是一種暗搓搓的親近。

或者用一個流行詞來形容,那就是舔狗。

畢竟這兩個女生,尤其是「波斯貓」,對艾文的窺視幾乎完全不加掩飾,甚至逼得雪梨都爆發了,四個男生顯然不可能有那個膽子去跟艾文搶。

當然,真論起來,雙方也稱不上什麼拉幫結派,只是一種本能的抱團行為。

所以艾文雖然注意到,但是卻沒管。

小團體這是根植於人性中的本能,從人類遠古時代合作狩獵,聚落生存開始,就已經深深刻入到基因之中。

所以只要不影響他對這個團體的整體掌控,一些小小的良性競爭某人是不會理會的。

一樓的怪物雖然不少,而且實力很強,但是經過他們的共同努力,最終還是艱難的解決了。

雖然沒人受傷,但是除了艾文之外的所有人,顯然都累得夠嗆。

這種方式的效率其實講起來並不高。

起碼都不如艾文派出1號后骷髏戰士一個人的殺戮效率,畢竟總共也就殺了不到三十隻怪物。

但是這種做法不怕查。

在附近到處都是商業區,漫天都是攝像頭的情況下,艾文是絕對不可能展現出任何超出常理的力量的。

「入賬1564金幣,3點木材,也還行吧。」

看著一群學生實在是累的都快動不了了,艾文搖了搖頭,從咖啡廳里翻出一些飲料和甜品發給大家。

「都歇歇吧,經過這次鍛煉,你們也算是脫胎換骨了,目前到處都是怪物,等下我們就想辦法離開這裡去求援。」

「啊…哦,對啊!我們貌似不是來跟怪物拚命的…」

抱著灌裝冰咖啡狠狠灌了一口的歐若拉,聞言頓時一愣,之後鬱悶的嘀咕道。

「那我為啥要干這種瘋狂的事啊!這可是在玩命啊喂!」

見到哈士歐明顯有要發瘋的跡象,艾文看了眼明千惠,眼睛少女頓時接收到了信號,微微點了點頭,二話不說就伸出手將歐若拉鎮壓了。

「疼疼疼…」

就在兩個女生鬧作一團的時候,一個帶著香風的身影,也悄然靠近艾文。

「隊長~人家腿上的肌肉都僵硬了,你能幫人家揉一揉嗎?」

會這樣挑逗艾文的,也只有某隻「波斯貓」了。

她抬起自己纖細潔白的大長腿,直接一個腿咚的姿勢擺到了某人的眼前,盡顯性感的曲線和身體超乎想象的柔韌。

可惜,艾文都懶得搭理她。

繼續端著手裡的小蛋糕繞了個彎,某人直接走到正在錘著酸疼雙肩的雪梨眼前。

畢竟帶著胸前那麼大的負擔,平時就夠辛苦了,現在長時間劇烈活動,她感覺肩膀都快被墜斷了。

「雪梨,這個味道不錯,我剛剛吃了一個,你也嘗嘗。」

「好啊,我嘗嘗…嗯嗯!真的好甜!」

雪梨拿起勺子吃了一口,隨後對艾文露出一個甜度爆表的微笑,同時也偷偷瞥了眼對面一臉玩味的「波斯貓」。

哪怕是再單純,她也一樣是女人,所以…

雪梨:這個學姐好討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路上,許方覺猶自有些把握不住白季的意思。

自從白季回來,許方覺就覺得事情似乎脫離了他的預期。

原本自己滿腔的殺意,似乎輕易地就被這小子身上那一股莫名的氣質給帶的跑偏了。

「我們就這麼衝上去,好么?」

「有什麼不好的?」

白季理所當然地反問。

「殺不完,可就麻煩了。」

許方覺憂心忡忡。

他的打算就是儘可能地滅殺這裏的每一個人,起碼可以暫時瞞住附近的其他勢力。

之後就算是實在紙包不住火了,那就再殺。

最好的結果,就是把那些人殺怕了,殺的不敢再來。

白季不太同意。

「哪裏殺得完,就是那麼多頭豬給咱們抓,咱們也抓不完啊……」

「那我們怎麼辦?」

「簡單。」

站在黑暗裏,看着遠處點着篝火的營寨,白季對着身邊的許方覺說道。

「聽我的,我的計劃完美無缺,沖就完了。」

說着話,白季對着許方覺推了一把。

「走,上。」

兩人走近營寨,出現在火光照耀之下。

頓時就有守門的人驚覺,下意識地舉起手中武器,同時用嘰里呱啦白季聽不懂的方言,開始嚴厲地訓斥。

許方覺這時候腦子有些懵,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白季指揮他。

「用你最冷酷、最無情、最傷人的話語,辱罵他。」

許方覺面色嚴肅地點了點頭。

轉頭,就指著那守門的賊人大聲用方言罵道。

「大壞蛋!大蠢驢!討厭鬼!我最討厭你們了!」

看到那守門人員驚愕的眼神,白季滿意地點了點頭。

孺子可教。

看來他的語言疫術學,又多了一員悍將啊!

「然後呢?」

許方覺又看向白季。

「抽傢伙上啊!」

白季獰笑一身,拔出身後的重劍。

在那兩個守門賊人猶自呆愣之際,衝到了他們的眼前。

然而下意識舉起武器格擋的兩個賊人還是抵不住白季哪怕一次只是運起劍術基本加成的普通攻擊。

在白季如今本身強大的力量,以及重劍質量和劍術的加成下,哪怕不使用那些劍招,也可以輕易地擊潰這區區不過剛入三重沒多久的守門人員。

白季輕易擊殺了兩人,許方覺這才醒轉過來。

因為不知道白季想要做什麼,而且白季看起來,也要比他更多幾分自信,讓人不自覺地信任。

以至於他做起事來,都束手束腳。

如今,既然明確了只剩下「殺」這麼一個任務的時候,他可不會再愣神。

「小子,你想學我們太乙玄門的劍術是么?那就,先看看吧……」

白季一腳踹開那兩個守門人員身後的木門,轉頭對着許方覺輕笑了下,大踏步地走了進去。

而營地裏面,聽到外面的動靜,已然開始騷亂起來。

「小子,這裏總共一百多人,我殺一百個,零頭給你。」

營地里由篝火灼燒過後的空氣有些焦灼乾燥,然而更是刺激了許方覺胸中那久違的豪情。

第二次來到這鄉下的這些年,並沒有像第一次他狼狽逃竄至此時候的心灰意冷。

而且太乙玄門的劍術,似乎又與他天生一對。

即便平時不怎麼用劍,可切菜時是用劍,擔水時是用劍,洗衣時是用劍……

劍已經融入到了他的生活中,再也不分彼此。

看到迎面沖了過來的那些賊人,許方覺的眼中彷彿失去了他們的樣子。

只看到了平日裏,他們欺壓百姓,壓榨收成時候的可惡模樣。

這些,是惡人啊!

師父,你且看着。

徒兒這柄劍,這就為這世間,蕩平這些妖魔!

太乙玄門——游龍劍術!

隨着一聲布帛撕裂之聲,包裹許方覺手中鐵劍的黑布猛然炸開,露出內里的鐵劍真容。

即便常年被壓在床板之下,今日出鞘,鐵劍上依然劍鋒凜冽,寒光懾人。

不同於白季的重劍,太乙玄門使用的闊劍,還是有鋒的。

進去以後,白季在一邊就沒有急着出手。

以許方覺之前的態度來看,他並不怕正面與這些賊人對決。

即便是孤身一人,他也有殺盡他們的信心,唯一害怕的,就是他們見勢不妙的四散奔逃。

以他瘸了一條腿的行動力,定然是沒辦法追上去一個個幹掉。

所以肯定是沒有什麼危險的,白季也就可以暫時先看一看。

看一看自己日後將要習得的劍術,能夠有着怎樣的表現。

人群之中,許方覺劍出如龍。

而在許方覺完全爆發的此刻,白季也才能看清許方覺的實力境界——武境五重巔峰。

可在目之所及,正在遠處觀戰的那麼幾個賊人身影的身上,白季看到了同樣武境五重的實力。

即便是巔峰,可要正面以一敵多,他哪來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