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希望呂不韋是聰明人,要是敢暗中動手腳,大秦,萬邦也容不下他,必殺之。

「陛下,奇木峰主如何處置,要不要屬下帶人將此山夷為平地!」

「神侯,何必大動干戈,呂峰主是聰明人,用不了多久,這裏就是一座空山!」

「奇山兀立,群山連亘,蒼翠峭拔,雲遮霧繞出,如此仙境般美景,將這裏夷為平地,當真可惜!」

楚帝淡聲說道,前行的腳步加快,不多時就來到眾女身旁。

「陛下,回來了,我們一起去狩獵吧!」

「狩獵?」

妃靈兒出言提議,眾女紛紛頷首,她們整日待在後宮中,好不容易出宮來到荒野,縱馬飛馳狂奔,馳騁於野的感覺,讓她們非常享受。

「三月春獵,不錯的提議!」

楚帝見眾女興緻高昂,決定帶她們進入叢林中狩獵,眾女聞聲狂喜,紛紛轉身離開。

少時返回,眾女牽着她們的良駒,掌中緊握巨弓,樣子英姿颯爽,給人一種鐵血將領的感覺。

她們返回來到楚帝身旁,背後帶着一支身披銀甲,頭戴紅色羽翎,手執長劍的軍團。

「陛下,臣妾有個建議,百名鳳凰衛挑戰羽林軍,以狩獵的數量定勝負如何?」

「哈哈~~」

「愛妃,這是準備校考羽林軍的實力?」

楚帝身旁的羽林軍前身可是修羅王軍團,戰力恐怖,已達王級軍團,眼前南宮曦的鳳凰衛才組建時間不長,如何能夠和羽林軍相抗衡?

「曦兒,鳳凰衛和羽林軍比拼,對你們不公平,畢竟鳳凰衛訓練時間不長,既然愛妃有興緻,那就你們帶鳳凰衛一隊,朕只待小桂子一人如何。」

聞聲。

眾女匯聚在一起,好似在商量什麼,楚帝知道她們應該又在『密謀』。

「陛下,既然如此,臣妾們使用弓弩,陛下使用燧發槍,這樣也不算我們佔便宜!」

「好啊,很公平!」

楚帝輕笑不已,回身看去,小桂子牽着墨龍走來。

「神侯,朕去狩獵,你們幾人在山裏轉轉,或許會有其他收穫!」

朱無視眸光一閃,揚起一抹獰笑,側目向曹正淳,邀月,張無忌,碧瑤看去,眾人恍然大悟,並駕齊驅向前狂奔。

前行不到百米之遙,身影凌空騰起,雙腳踏空而行,穿梭在古樹之巔上,宛若鬼魅一般,消失在密林中。

七峰山藏龍卧虎,殺機四伏,讓眾人去巡山看看,為的就是保證眾女的安危。

「陛下,開始了!」

南宮曦不知何時已躍馬背,兩側妲己,韓芷韻,寒冰落,武曌,妃靈兒等人,皆是整裝待發,躍躍欲試的樣子。

「狩獵開始!」

楚帝一聲令下,眾女策馬狂奔,驚得古道兩側棲息在樹梢上孤鳥,扶搖直上。

「陛下,燧發槍不如弓弩好用,眾位娘娘是故意要欺負陛下。」

「弓弩比火槍好用?」

楚帝側目瞥了眼小桂子,無奈搖了搖頭,道:「小桂子,火槍的威力遠非弓弩可比。」

「弓弩勝於速度,火槍強於威力,到底鹿死誰手,比過才知道!」

提韁放馬,飛馳狂奔,掌中出現一把燧發槍,前行中直指於虛空之巔。

砰~

戰馬馳騁於荒野,砰的一聲巨響傳開,小桂子凝神看去,虛空中一隻禿鷲宛若流星滑落。

「好大的威力!」

燧發槍響聲傳開,揚鞭策馬的眾女知道楚帝已經開始出手了,她們可不能有絲毫的鬆懈。

「去,叢里深處!」

寒冰落彎弓放箭,兩隻飛鳥落下,她回首嬌喝一聲,叢林外圍根本沒有太多野獸,連只兔子都很少見。

砰砰砰~~

楚帝手中燧發槍接連騰起青煙,一側小桂子和羽林軍有些茫然,虛空中啥也沒有,陛下在打什麼?

空槍?

「陛下,這是為何?」

「春天正是萬物繁衍之時,不適合狩獵,古書早有記載,春天狩獵乃不仁之舉!」

「那為何陛下還要答應皇後娘娘,在奇峰山下首列?」

「飛禽走獸在槍聲中早已望風逃走,但隱藏在暗處的惡狼,還沒有離開,隨朕一起去獵殺他們,如何?」

「惡狼?」

「奴才樂意之至!」 第五百二十五章誠心整人

顧兮兮有些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發現王警官正雙手合十,一臉哀求的看着她,表情懇求。

「……」

顧兮兮一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也是十分忌憚墨錦城的。

退一萬步說,他也是為了維護機場的秩序。

再加上剛才情況緊急,自己也沒有時間跟他解釋清楚——

顧兮兮沒打算糾纏着不放:「既然是一個誤會,解釋清楚就行了,王警官別太在意。」

王警官見顧兮兮這麼的寬宏大量,眼神瞬間就亮了起來,「多謝顧小姐體諒。」

顧兮兮搖搖頭,「也別光顧著謝我,剛才如果不是有那個女孩子幫忙的話……」

話說到這裏,她回頭一看。

這才發現自己身邊早已經空空如也了。

剛才那個瘦瘦高高的女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

「人呢?」

顧兮兮皺起了眉頭。

她明明就記得,在墨錦城出現之前,那個女人還站在自己身邊的啊。

怎麼才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人就不見了?

王警官笑眯眯的看向顧兮兮:「顧醫生,三少,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把人帶走了啊!」

墨錦城淡淡點頭。

王警官大手一揮,正準備將那個搶劫犯帶走,誰知道那個搶劫犯竟然開始叫囂了起來:

「你們是怎麼回事啊?明明大家都有嫌疑,你們警察憑什麼就只帶我走啊?要帶走就一起都帶走!不然的話,我不服!」

墨錦城正準備離開的腳步一頓。

他緩緩的轉過身去。

鷹一樣的目光沉沉的落在搶劫犯的身上。

那人被他這一眼看的心跳差點漏了一拍,這個男人氣勢真的好強啊!

可,那又怎麼樣?

剛才那個女人破壞了他的發財大計,他非要拖她下水,就算沒辦法冤枉她,至少也讓她去局子裏待一會,噁心噁心她,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多管閑事。

「那個……本來就是啊!大家都有嫌疑,憑什麼只抓我!王警官,那倆個女人也是嫌疑犯,一個在你眼皮子底下溜了,還有一個你就這樣光明正大的放走,我可以舉報你的!」

「你個兔崽子!」王警官無語的走了過去,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門上。

直接掏出了手機,點開了一段視頻。

視頻裏面,剛剛那個差點心梗的老先生清醒了一段時間。

他斷斷續續的,將整個事情的經過對着鏡頭全部陳述了一遍。

顧兮兮跟那個高瘦女人是見義勇為,真正的搶劫犯是就是那個黑衣男人!

「……」

搶劫犯沒有料到王警官還留了這麼一招,頓時語塞。

王警官強壓着心中的怒火,涼涼的笑:「哦,對了,我差點忘記告訴你了。剛才那個被你踹了一腳的老頭子,可不是什麼普通的老頭子。他可是帝都陸家的老爺子,人家不喜歡熱鬧,一個人微服私訪來參加墨氏集團年會來了!你這一腳不但差點踹出了人命,還把陸家祖傳的玉鐲子給摔碎了,你等著吧。」

什麼?

聽了這話,前一秒還囂張跋扈的搶劫犯,直接就傻眼了。

那張臉更是血色全無,跟紙一樣的慘白。

這,這怎麼可能?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情?

他這一腳下去,竟然把帝都四大豪門之一的陸家老爺子差點踹死了?

陸家,那可是僅次於墨家的大家族啊!

完了!

這一次,他徹底完了。

「帶走!」王警官大手一揮,手下的人立刻將搶劫犯給帶走了。

一場鬧劇,就這樣劃下了句號。

墨錦城看着滿頭大汗,十分狼狽的顧兮兮,「當英雄的感覺怎麼樣?」

顧兮兮俏臉紅撲撲的。

雖然剛才被王警官阻撓讓她十分的氣惱,但是想着自己還是救下了一條人命,她還是很開心的。

只見她滿不在乎的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還不錯。」

「走吧,時間晚了。」墨錦城催促着。

顧兮兮這才想起自己到機場是來幹什麼來的。

連忙吐了吐舌頭,跟着墨錦城朝着2號VIP出口那邊走了過去。

兩個人肩並著肩。

墨錦城突然開口:「你剛才說,是另外一個女人逮住了那個搶劫犯?」

一提起那個神奇的女人,顧兮兮立刻就來了精神。

「是呀!你不知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神奇的女人。她個子很高,打架還特別厲害。我明明就知道她是個女人,可是站在她身邊,就是特別的有安全感。」

一想起她長腿一跨,直接把搶劫犯放倒的場面,顧兮兮就差兩眼冒星星了。

「原來世界上粗魯的女人這麼多。」

顧兮兮皺眉:「墨錦城,你話是什麼意思啊?」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顧兮兮愣住:難不成墨錦城的意思是在說,待會兒他們要接的那個人也很粗魯嗎?

兩個人還沒來得及走到VIP入口處,一抬眼就看到陸行臉色怪異匆匆走了過來。

「三少!」

墨錦城停下了腳步,「怎麼?」

陸行有點尷尬的看了顧兮兮一眼,「人,跑了。」

墨錦城眉頭一皺,有點不敢置信的樣子:「什麼?」

陸行心一橫,決定實話實說:「五分鐘前,杜薇薇就已經出來了。碰面之後,她多問了幾句,在得知她這次回來,是要給小顧醫生當助理的時候,就勃然大怒的跑了——」

顧兮兮愣住,扭頭看向墨錦城:「不是說,是合作夥伴嗎?怎麼又變成我的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