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聖並沒有前往魄炎殿,炎赤女皇知道里聖可能會保護鈺鑫銳,所以讓他在大廳內等候,目的則是為了防止里聖的反叛,以救走鈺鑫銳。

魄炎殿內。

誰都無法知曉,此時此刻的鈺鑫銳,正在進行著一場生死拉扯,一個不慎便是萬劫不復。

在鈺鑫銳魂海中的核心區域,魂源核心內,炎魂毒正在改造著一團藍白色的物體,這團物體正是來自先魂星的夢魂印記,裡面包含了先魂星生命的證明和先知傳承,由於先知傳承對鈺鑫銳來說根本幫不上任何忙,也沒有什麼用武之地,無非只是在對戰比自己弱小的夢魂生命時,給予自身可以窺探短暫未來和過去的能力。

對於比自己弱小的對手,這種雞肋的能力確實讓鈺鑫銳感覺先知傳承真的很沒用。

就在炎魂毒在改造其核心的過程中,改造將近結束的時候,一直無反應,默默無聞的先知傳承出乎鈺鑫銳的意料,直接和炎魂毒產生了反應,藍紅色的魂光四散,照亮了鈺鑫銳魂海的每一處。

在魂海外,鈺鑫銳已經腿軟到無法再站起來,半跪在地上,其中一隻手撐住地面,另一隻手捂住自身胸口部位,臉色依舊慘白。

「怎麼會這樣,在核心內的先知傳承,為什麼和炎魂毒產了反應,不可預測的後果,現在我根本沒有能力去應付,該怎麼辦!難道說我就這樣隕落了嗎?」

「對了!炎赤女皇居然將我的行為看成是自爆,我的自爆可以威脅到魄炎殿內的所有強者安危,那我就將計就計,演好這一出好戲,在炎赤女皇面前瞞天過海!」

鈺鑫銳默默想著,然後心口一陣劇痛,融合在一起的炎魂毒和先知傳承,終於成型,這一過程,毫不誇張的說,是炎魂毒和先知傳承的異變使得一種特殊的魂力,一種無形的魂力被釋放出來,藍紅色的核心處,只留下炎魂毒殘留的物質。

「嗶!」

尖銳的魂音響起,鈺鑫銳終於知道那一團由炎魂毒和先知傳承異變的核心,到底有什麼用途。

「呃赫!」

鈺鑫銳在地猛的咳嗽一聲,而後便開始觀察起來只見來自先知傳承的魂音告知鈺鑫銳道:「先知傳承和炎魂毒一起融合,產生的異變,則是對自己有益的,炎魂毒以毒攻毒,成功造就了這一些特殊的魂力,其內容是提升了鈺鑫銳的感官能力,最為逆天的則是在受到致命傷害的時候,可以直接將自己拉回到沒有受傷的時候,躲開這一劫難。」 成橙來到劇組的時候,祁元正在拍攝一段很需要演技的劇情。

就是江陽丟錢包大哭的劇情。

《沉默的真相》這個劇的主要劇情是,江陽等人為了給侯貴平的死討回公道,不惜犧牲自己的家庭和事業與惡勢力作鬥爭。

然而每一次看到希望之時,都被惡勢力破壞了證據。

最後江陽、朱偉、張超、陳明章以及張曉倩等人被逼無奈之下,只能採取了極端的手法,製造了一起團伙性質的地鐵拋屍案,以此來引起社會各方面的關注和重視。

從而引出嚴良加入到追查侯貴平案里。

江陽等人的計劃堪稱完美,最終也起到了預期的目的,但是付出的代價卻是極大的。

江陽為此提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朱偉、張超、陳明章甚至受害人張曉倩都被判刑入獄。

江陽為了尋求正義,而被陷害,最後成了一個傷病纏身且有點邋遢的修手機店的個體戶。

還被陷害蹲了監獄。

而丟錢包的劇情,就發生在江陽出獄之後,和兩個兄弟聚在一起吃火鍋這裏。

忽然發現自己錢包丟了的江陽,直接崩潰大哭。

這個劇情,很細節,是展現江陽這個人物形象很重要的一場戲。

現場。

主要演員們都在。

公孫前,吳潔儀,卓不凡等人都在。

余彩虹領着成橙立在了鏡頭後面。

「成橙老師,老闆正在拍著呢,您就在這兒看着?」

成橙點了點頭。

鏡頭前,祁元坐在到店裏,鬍子拉擦的,整個人非常憔悴。

這段戲,是江陽這個角色崩潰的一面。

現場非常安靜。

江陽靠着牆,臉皮開始抽搐,接着,開始哭。

看得在場的人心都被揪了起來。

演的太好了。

好一會兒,黨萬青喊道:「好的,元兒,這一條過了。」

現場啪啪啪地就響起了掌聲。

卓不凡道:「祁元,演的真好,我都有點綳不住了!」

吳潔儀沖着祁元豎大拇指,道:「師弟,人物理解太好了,這種崩潰后的大哭,非常動人,以後一定要堅持這個演技的路線。」

公孫前說道:「師弟,你可比咱們好多科班出身的厲害多了,真棒,繼續加油。」

祁元揉了揉眉心,深舒口氣,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今天他的戲份差不多了,這也是今天的最後一場戲。

從劇組出來,在一眾奇奇怪怪的眼神的目送之下,祁元看向了眼眶紅紅的成橙,問道:「怎麼了?」

成橙嘟嘟嘴,道:「沒事,你演的真好。劇叫什麼來着,《沉默的真相》對吧,期待。」

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過,祁元看了看手機,問道:「吃了嗎?」

成橙搖搖頭:「沒吃,控制身材呢。」

「那……你看着我吃點?」祁元笑道。

余彩虹屁顛屁顛地提着盒飯過來了,遞給了祁元就趕緊溜了,還給祁元做了個加油的動作:「老闆加油!」

《沉默的真相》劇組幾百號人,盒飯25一個,一天光是吃飯都得花好幾萬。

燒錢啊。

任夏挂名這個劇的製片,不過也就來過現場兩次,他安排了個他公司的執行製片過來,她倒是全程都跟着。

這位執行製片是個30多歲的大姐,很有能力,把劇組的雜七雜八的大小事務管理得井井有條。

祁元扒拉着盒飯,成橙蹲在一旁看着他。

「吃嘛?」祁元問道。

成橙眨了眨眼睛,沒說話。

「我聽你經紀人說,你要做新專輯了?」祁元瞟了一眼成橙。

成橙聞言眼珠子一瞪:「她找你要歌了?我告訴她了不要找你要歌!」

祁元道:「沒,她就提了一嘴。怎麼,我寫的歌你不喜歡?」

「不是……我要是唱了你的歌……那……那……」

「《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你不是也唱了嗎?」

「不一樣,那不是節目嗎?」

「哎呀,我也沒答應我給你寫歌啊,最近忙着給姜千葉做專輯呢。」

「哦。」成橙看了祁元一眼,眼瞳暗淡了不少。

「戲拍完了,接下來忙些什麼?」祁元問道。

「想休息一段時間,出去旅遊一下吧。」成橙說道。

……

……

電視劇有條不紊地拍攝著。

《中華上下五千年之夏商周》慢慢地在華國發酵著。

祁元不着急寫下一部《春秋戰國》,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還有個原因就是,祁元系統的聲望不夠。

兌換一部,需要5000萬聲望!

還得多賺聲望啊!

系統倉庫里,還有一個之前抽到的漫畫《網球王子》沒有發佈。

晚上劇組散了,送走了成橙,祁元和周末好在房間里商量著。

「我的建議是,還是開一個小號吧,我的哥。你這要是發出去萬一不火,這不是丟臉嗎?容易掉粉。」周末好建議祁元開一個小號發漫畫。

「掉粉倒不至於。我看了看神漫網站,我這個競技體育題材的漫畫目前還沒有,我覺得可以試試。」祁元說道。

神漫網是華國最大的漫畫網站,同樣也是企鵝公司泛娛樂產業鏈的一環。

企鵝公司的這條產業鏈包括內容源頭。

然後是漫畫:神漫網。

然後是遊戲:神遊公司。

然後是影視劇:企鵝影業。

然後是視頻網站:企鵝視頻。

然後是音樂:企鵝音樂。華國第二大音樂平台。

從終點網開始做內容輸出,漫畫遊戲影視全面開花,形成閉環。

這就是企鵝公司的泛娛樂計劃。

企鵝公司,就是華國娛樂圈的一個龐然大物。

研究了一下神漫網的讀者情況,確實非常龐大,應該能夠接受目前市面上沒有的這種競技體育類型的漫畫。

於是,祁元註冊了一個賬號,將《網球王子》上傳了。

這一次,祁元吸取了湯元這個筆名的教訓,取得新筆名叫做餃子,和湯元祁元完全沾不上邊。

首先,祁元就上傳了5話。

新的馬甲沒有人氣。

得引流啊。

於是周末好聯繫了姜千葉,讓她分享一下《網球王子》。

理由是這個作者是周末好的朋友。

姜千葉當然願意幫忙。

她發了微博之後,不一會兒,祁元也轉了。